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奇幻paro 04

04

 

利威爾感覺到懷中的少女臉色越趨蒼白,就連體溫也開始驟降,讓他頓時止住了腳步,身形一凝,閉上雙眼,只見兩人周遭泛起了淡淡白光,接著便在一片銀白的包覆下,隱去了蹤跡。

 

利威爾並沒有將艾倫帶回自己的另一個巢穴,而是抱著昏迷不醒的虛弱少女走進對方的村子,由於艾倫平時總會提到自己所待著的村莊,而利威爾在聽過對方的描述後大概也明白了是哪座村子,於是他便不顧他人詫異眼光的逕自將艾倫給抱到站在廣場前方面帶白鬚的老人面前。

「她魔力耗盡,需要休息治療。」

「村子裡右側那排的第五間房子是她的家,先把她抱進去吧,我去準備草藥。」老人看著利威爾一與不發的轉過身抱著艾倫往那頭走去,便以對方聽得見的聲音說著,「既然她願意相信你,也請你別辜負她對你的信賴。」

利威爾腳步頓了頓,但下一秒仍是面色自若的將艾倫給抱到那間屋子裡,把少女抱上床後,便開始瞧起對方房內的擺設。

 

「聽說你就是那個、害艾倫魔力耗盡的妖物對吧!」

「三笠,你冷靜點。這樣會吵到艾倫喔。」

「……。」利威爾轉過身來,沉默的看著兩人齊齊走到艾倫床邊。

「利威爾前輩,我剛剛從長老那裏把藥給端過來了,不過我聽說你們的契約只有締結到一半而已,希望您可以儘快的和艾倫成立從屬契約。」阿明笑得一臉溫和的把湯藥擺到一旁的木桌上,而後便對著始終冷著臉的利威爾說著。

「我憑什麼要聽你們的。」利威爾面色波瀾不興看著阿明, 走到一旁的書架前看著上頭擺放的書本,似乎沒有要搭理對方的打算。

「你、你不要太超過!紅珊──诶?」三笠終於是看不下去了,正想把自己身後的火鳳凰叫出來給那隻狂妄的蛇一點教訓,卻沒想到那紅髮女孩跑過去時並非殺氣騰騰,而是一臉崇拜的對著利威爾說著,「利威爾前輩,好久不見了。」

「嗯。」利威爾淡淡掃了女孩一眼後,點了點頭,又將視線移向別處。

這下三笠和阿明也終於是明白了,長老特意提醒兩人利威爾身份不凡的事情,這下看來果然是在妖魔界相當的有份量,單看三笠身旁那百年來幾乎都沒人馴服成功的火鳳凰,都對利威爾百依百順相當敬崇的模樣,就能理解為何對方的神情以及口氣總是不冷不熱,沒怎麼想理會自己的樣子。

「我知道前輩你肯定不願屈居艾倫的使喚之下,不過要不是艾倫臨時想出這個辦法,才能夠讓前輩現在還能出現在這裡不是嗎?」阿明看著利威爾微微一挑的眉,心下暗道機會來了,不等對方開口就繼續說下去,「所以我想將這個儀式給完成應該也不過分吧,前輩。而且你沒發現嗎,雖然說契約並沒有完全成立,但是艾倫卻可以成功的將魔力輸到你身上,並且開口讓你殺了老鷹,這點不是很蹊蹺嗎?」

「……。」利威爾因阿明的一番話而陷入了沉思之中,的確自古以來,只有從屬契約完成的情況下,主人才有權利使喚魔物進行任何動作,但是之前的那個情況下,艾倫竟然只憑著她的血就驅動了自己的意志和能力,這讓他至今為止還是相當的困惑。

「所以說前輩,我認為你將這個儀式給完成並不吃虧。」阿明看利威爾似乎被自己的話給打動了的模樣,連忙再補充最後一句。

「……想要我臣服在下,也要她承受得起。」利威爾嘴角拉起一抹冷笑,接著便走到放著藥碗的矮桌旁,憑空變出一把匕首,往手臂一劃,只見那淡紅色的液體緩緩的滴入褐黑的藥水中,滴了幾滴後,利威爾便收回手,而那原本正出血的手臂也頓時恢復了原樣。

「非常感謝前輩你的配合。」阿明微笑著將藥碗交給站在一旁惴惴不安的三笠,讓她趕緊拿藥去餵昏迷中的艾倫。

「就算你拿了加了我血的藥去餵她,她也不一定能立刻清醒過來,甚至還會因此送命,你知道的吧,小鬼。」利威爾看著三笠將藥緩緩餵入艾倫口中的樣子,冷冷的站在一旁說著。

「我明白前輩你的血相當的毒,而且還是被稱為萬毒之王的存在,若是艾倫真的就這樣死了,那自然不會將錯怪到前輩頭上。」阿明相當自信誠懇的回答道,看著三笠以要殺人的眼光看向利威爾,便以眼神示意對方稍安勿躁。

 

「唔……三笠?」艾倫疲倦的睜開了沉重的眼皮,待模糊一片的視野終於回歸清晰時,她便看見三笠一臉喜出望外的握著自己的手,霎時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眨了眨眼。

「啊、艾倫你醒了啊。」阿明也快步走到艾倫床邊,看著艾倫從床上坐起後一臉顯然是睡得迷迷糊糊的模樣,便朝著後頭臉色陰晴不定的利威爾點了點頭。

「嗯?我有怎麼了嗎……哈啊,怎麼感覺好累啊。」艾倫伸了伸懶腰並打了個呵欠後,看見站在後頭的利威爾時,突然嚇了一跳當場愣在那兒,過了好一會兒才恍然想起先前發生過的事情,又想到自己因情況急迫而不得不做出的反應,當下微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啊、利威爾,抱歉了,之前那樣沒經過你的同意,實在是因為情況危急所以才不得不這樣做。」

「……你怎麼沒有中毒?」利威爾看著此刻氣色紅潤、神采飛揚的艾倫沉默了半晌後,才從口中迸出這麼一句話。

「……?什麼中毒?」

「我來替艾倫解釋吧。是這樣的,由於艾倫的母親是村裡的大巫師,父親則是村裡的醫者,因此兩人在識毒甚多的情況下,也吃過了不少毒草藥粉,因此艾倫能夠接受的毒量是一般人的好幾倍。」阿明解釋完後,看著外頭天色不早的樣子,便和一臉不願離開的三笠一同和艾倫還有利威爾告別,只留下兩人待在屋內大眼對著小眼。

 

「我、我聽說利威爾你已經跟我締結好從屬關係了,這樣不要緊嗎?」艾倫抓著身上的棉被,看著男人在殘陽的映照下顯得柔和幾分的面容,低著頭小聲的囁嚅著。

「本來還在想,你被我毒死就算了,不過現在看來,你的生命似乎挺頑強的啊,艾倫喲。」利威爾揚起嘴角,走到艾倫身邊後,便自然而然的坐到了少女的床上,一手捏著艾倫的下巴,迫近看著艾倫明顯比先前還要更白皙豔紅的肌膚,似乎有些迷茫的摸了摸那柔嫩微燙的臉頰,「碰到我的血還沒有死,甚至氣色比以前還要更好的人,你是第一個。」

「我、我也不太清楚你的血在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總之,你不要隨便亂摸啊!利威爾、快給我把你的手拿開。」艾倫被利威爾冰冷的手給觸碰的渾身不自在,甚至面頰上的暈紅還因此更加鮮豔,讓她再也受不住那莫名綺旎起來的氛圍,而紅著臉對著利威爾大喊著。

「嘖、這麼快就行使起主人的權威了啊。」利威爾咋了咋舌,但也沒因艾倫的命令而動怒,只是從容的放下了在少女臉頰上肆虐的手,而後側過頭看著艾倫家中的擺設後,有些嫌惡的說著,「妳家的整潔還真是不合格啊,等妳好了就快點起來打掃。」

「……真是抱歉啊,我家就是這樣啊,都已經這麼晚了,利威爾你可以先回去了。」艾倫聽著利威爾開始嫌棄起自己家中的言論,翻了翻白眼,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哦,關於這個,你的朋友們沒和你說過嗎。」

「嗯,有什麼問題嗎?」

「只要契約一旦成立,基本上從使和主人必須一起生活,以培養戰鬥時的默契。」

「…………!?也就是說,利威爾你、你你你今後……。」艾倫瞠目結舌的指著對方,看著利威爾一派從容的模樣,驚愕的一句話也說不清楚。

「啊啊,看在你不怎麼討厭的份上,我就暫時忍耐著跟你住了。」語畢,指尖一彈,整個室內頓時變的比先前還寬敞明亮不少,而後便愜意的說道,「這樣看起來好多了,總比原來那又小又髒的樣子好看。」

「你怎麼把我的家給……。」艾倫有些無語的看著自己的房子頓時變得又大又整潔的模樣,下床走到廚房看一下食材時,發現只剩下一人份左右的食物,回頭看著利威爾一副打定主意要在自家住下的樣子,嘆了口氣,從抽屜抓了一把晶石幣後,對著利威爾喊著,「利威爾,我先出去一下啊,你可不要亂跑!」而後便急急忙忙的出了門,想到利威爾那驚人的食量後,便打算在午市關門前買些食材回家備著。

 

利威爾看著少女那步履匆忙的樣子,嘴邊掛著一抹若有似無的淺笑,他倚在牆邊靜靜看著艾倫離去的方向,沉聲說道,

「還真是個讓人難以摸透的傢伙啊,艾倫喲。」


  7
评论
热度(7)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