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奇幻paro 06

06

 

當天艾倫如償拿到了豐厚的賞金,興高采烈的帶著利威爾一同去買了一大堆昂貴的肉及其他食材後,便回家煮了頓相當豐盛的晚餐,只是偶爾對上男人的視線時,她總會想到那時被吻得全身無力的感覺,雖然明白只是逢場作戲,但那令人臉紅心跳的氛圍她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讓艾倫有好幾天都不大敢和利威爾有過多的交談,常常話說道一半看見男人淡漠的臉龐時,不知不覺間頰畔生嫣,好幾次話說道一半就編了個癟腳的謊話匆匆的離開了利威爾的視線之內,一個人躲到另一處的房內背脊緊靠著牆壁,雙手掩著發燙的臉頰,暗罵著自己真是沒出息。

 

利威爾自然也看出了艾倫這幾日的反常舉止,但他當然也沒無聊到當場去戳破那臉皮薄的女孩的小小心思,只是感到相當有趣的觀察著對方時不時盯著自己走神或是突然紅著臉把視線給別開躲到一旁的舉動,雖然他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對艾倫的一舉一動特別上心,不過這並不影響他接下來所要展開的行動,更何況動物的本性本就是掠奪,既然少女的一切如此的吸引著他,他可沒有把快到手得肥美鮮嫩獵物給放跑的好心腸。

 

就在兩人各懷心思的這段時間,剛好那酷寒的冬季也隨之降臨了,艾倫在這時換上了較能禦寒的衣物,除了布料較微厚實的短裙之外,還換上了刷毛的長薛,而利威爾則是萬年如一的穿著那身墨黑的毛邊大氅,只是由於白雪覆蓋了整個洲大陸的緣故,任務的委託量也減少了大半,因此儘管艾倫抗拒了前幾日溫暖的被窩,早早便等著撕下任務單,但萬中挑一的任務仍是繁瑣無趣或是偏遠累人的令人有些吃不消,因此艾倫最後也懶得再這般勤奮,總是心滿意足的睡到自然醒在悠悠哉哉的晃到集會場。

 

只是這日當艾倫如同往常眨了眨眼醒來時,只見眼前盤踞了團花花綠綠的生物,讓她嚇了一大跳,定眼一看才知道是小花因寒冷而擠上床跟著她一起睡,這讓艾倫淺笑得摸了摸那滑軟的身軀,正準備翻個身在小憩一會兒時,艾倫瞬間瞳孔張得老大,就在她翻身的瞬間,就看見利威爾正好端端的睡在她的身旁,明明對方的寢室就在隔壁,但此刻竟然出現在自己的床上讓艾倫使勁眨了眨眼,一時間還以為是自己睡昏了頭,對於男人什麼時候爬上自己床的這件事艾倫更是毫無警覺到,只見艾倫愣愣的直盯著對方好看的睡顏瞧,她有些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想碰碰男人在睡夢中蹙起的眉頭,還沒碰到對方的面容,就見利威爾剎那間睜開了雙眼,一雙灰眸銳利明亮的嚇人,艾倫心下一驚趕忙要收回手,但卻被利威爾給整個人拉了過去,艾倫只感覺到自己被男人的氣息給緊緊的包裹住,讓她一點大氣也不敢出,此時只能聽見利威爾在自己耳邊以那低沉慵懶的音調說著,

「別亂動,冷死了。」

 

艾倫一聽更是絲毫不敢亂動,過了半晌才有些僵硬的側過頭查看男人的狀況,原來對方又閉上眼安安穩穩的睡了過去,但這一場騷動卻讓艾倫再也睡不下去,只是半聲不吭的看著上頭天花板的花紋,整張小臉上的暈紅更是從臉頰蔓延到了脖頸。

 

本來艾倫還打算等男人清醒後義正嚴詞的強調男女之別,只是沒想到她到底也沒撐到最後,醒來時已經接近了傍晚,而床邊早已是空無一人,她慌張的下了床卻見利威爾和小花蟒蛇正坐在餐桌前用著一塊塊鮮血淋漓的肉塊,艾倫有些驚訝的看著這幕一時間忘了出聲,而後便看見利威爾網自己這邊看了過來,而後一手指著他身旁的空位,艾倫望了過去,便見木桌上頭擺了一份和一旁散發著血腥味的肉不同的銀拖盤,有溫熱的濃湯以及幾塊餐包,讓艾倫忽然間眼睛一澀,偷偷側過頭吸了吸鼻子後,臉上又掛起那甜甜的笑容,走到利威爾身旁坐下開始用起餐來,儘管中途利威爾問著艾倫為何頭要那麼低的用餐、鼻頭為什麼這麼紅,艾倫便始終低著頭,嘴中塞了好多塊小麵包,聲音含糊不清的回答沒什麼,只有蹭到艾倫腿上休息的小花才看得清楚,少女一邊使勁往嘴中塞著麵包,一邊紅著眼眶無聲淚流。

 

至於最後艾倫則徹徹底底忘了要和利威爾保持適當的距離的這件事,以至於隔天一早醒來時,對方更是變本加厲的整個人抱住了自己,讓艾倫漲紅著張臉,要繼續裝睡也不是,要喊醒對方也不是,好在利威爾除了總抱著艾倫取暖之外,沒再多做些什麼多餘的事情,艾倫也就乾脆忍著不發作,久而久之也習慣了對方帶點冰涼的擁抱,常常在利威爾飽眠一頓張開眼時,小臉掛著大大的微笑湊得近些,跟男人道聲早安。

 

只是因為利威爾的關係,兩人醒來時所有好的差事早就被搶得精光,剩下得不外乎就是要到偏遠的山中幫忙些獵戶驅趕狼群猛獸,這讓艾倫和利威爾為這些任務便索性有好幾天都留宿在獵戶家旁的小院子中,每當捕捉到灰狼時,獵戶便會開心的給付許多晶幣給艾倫,而那些狼匹也都是交由兩人自行處理,只是艾倫常常在用餐到一半時,便看見旁邊的一人一蛇突然靜止了進食動作齊齊閉上了眼,好一陣子都沒有醒過來,讓艾倫一度擔心得用力搖晃著利威爾,直到那極有頻率的呼吸聲傳來時,艾倫才明白男人竟然吃到睡著了。

當下好氣又好笑的連忙找了堆材火,魔杖一揮讓那壁爐內的火焰更旺後,才看見那一人一蛇又開始有了動作,讓艾倫忍著想笑的念頭,淘氣的拉張椅子坐到對方身旁,打趣著男人,「利威爾你剛剛是吃到睡著嗎?」

「照理說應該是得好好睡上一場了。」

「啊……這樣啊,也是啦。你們的天性嘛……。」

艾倫被利威爾正經八百的回答給堵得登時也回答不出什麼話,尷尬的朝對方笑了笑後,正打算起身出去在察看有沒有危險的野獸出沒在山林間,就被利威爾給拉了過去,整個人因重心不穩而跌坐在男人的腿上,讓艾倫身子一僵連忙要跳起來,卻被利威爾一隻手給環住腰而無法動彈。

「喂、你、你你你做什麼啊!」

「嗯……真溫暖。你別亂動,這麼冷的天氣,我可是想睡得很。」

「……。」

艾倫嘆了口氣,心裡只好不停的說服自己,為了讓自己的使魔別再輕易的失去意識,她只好暫且犧牲小我充當對方的活動保暖用具,沒想到她這樣的縱容利威爾之後,小花也有樣學樣的賴在艾倫的肩頭上,於是只要一走入鋪滿白雪的深山中,總能看見一名肩盤著花蛇的少女帶著一名面色清冷的男子,穿梭在大大小小的針葉高叢之中。

 

那清閒的山中日子沒過得太久,艾倫便被長老的緊急傳令給召下山去,她面色緊張的趕到集合地點時,就看見了幾個熟識的人站在那兒,艾倫臉色有些訝異的走了過去,「三笠、阿明…還有讓跟柯尼,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啊、艾倫你回來了。」阿明看到跟在艾倫後頭的利威爾時朝著對方點了點頭,而後便等艾倫和利威爾站定後開始說明起幾個人聚集在此的目的,「長老說由於村裡的精英們已經在不久前出發去完成另一向S級任務,因此這次新委託的S級任務只能交給我們這匹新銳的魔法師,待你們詳讀完任務單之後,我們在太陽西下前必須出發前往目的地,那麼就請大家各自回家中準備好需要帶的道具用品吧。」

艾倫一接過任務單回到家中後便即刻看了起來,關於S級的任務她可是第一次接到,雖然說這種危險的任務對於艾倫來說充滿了致命的吸引力,但是就目前的人員組成來看,全是和自己同期出身的魔法師,這讓艾倫對於此次的任務感到有些忐忑不安,當她轉過頭看向利威爾時,便見男人一副泰然安定的樣子,莫由然的稍微鬆弛了那緊繃不已的心情,一把拿起擱在一旁的魔杖一揮,將那壁爐裡正燒得火紅的木柴給化為成群的灰炭,

「利威爾,該走啦!」

「嘖、冷死了。」利威爾面色不悅的咋了咋舌,但還是邁開步履沉穩的走至艾倫身邊,兩人齊齊走出門外,男人身上墨色的大氅映在一片風雪之中更是顯眼,只見利威爾刻意放慢了腳步等著後頭慢吞吞走著的艾倫,接著趁少女因思索著事情而恍神的同時,大手一撈便攬住了少女纖細的腰際,語氣裡滿是理所當然的說著,

「一路上沒有暖爐真是冷死了,你可別給我亂跑。」

「……知道了啦。」

艾倫看著利威爾那頓時氣色清朗的模樣,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任憑男人不講理的攬著自己的腰,往村落的出口前進。


  4
评论
热度(4)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