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利艾♀】奇幻paro 07

07

 

這次任務所在地為洲大陸極偏遠的城鎮,寂城。

 

城如其名,自遠處看外頭相接的是一片荒蕪的雪原,城牆上都覆滿了白雪而顯得寂寥清冷,幾人在阿明的風靈的幫助下,沒有確切感受到那酷寒的雪景便進入了寂城裡頭。甫踏進城門內時,只見四周一片靜悄悄的,竟是連一個人影都不存,這讓艾倫相當疑惑的又往前走了幾步,走到不遠處賣著熱湯的攤販前,發現那鍋內的濃湯仍在嗶嗶剝剝燒個不停的柴火上滾著,一旁的木桌上也散落了好幾碗喝到一半的湯,讓艾倫更是不解的湊了過去細細端詳了起來,「嗯?看起來應該是剛剛還有人在啊,怎麼人都不見了啊……。」

「全都躲在房子裡。」始終拽著艾倫的利威爾在一旁冷冷的開口,看見艾倫一臉存疑的模樣,便伸手將少女的頭轉向正對著一旁的窗戶,「那個貼在窗戶旁的黑影,大概是個小鬼吧。」

「……好像是真的躲在裡面啊!」艾倫看著那黑影似乎還在窗邊晃動著,忍不住想往前看得更仔細些,就被利威爾給拉了回來,只聽男人淡淡的說道,「就說冷死了,再給我亂跑妳試試看。」

「……好啦。」艾倫被對利威爾恐嚇的話語給弄得一篤一篤的,倒是真的再也沒敢靠近那些成排屋瓦磚房。

「我們在這邊逗留也只是浪費時間,總之,先去任務的目的地山洞進行探察吧!要是沿途有遇到人的話,再問問看這是怎麼回事好了。」阿明看著眾人臉色凝重的模樣,便出聲打破了這陣沉默,畢竟在這麼寒冷的季節中,儘管有魔力能夠驅散寒意,但待在街上過久也是會令人吃不消的。

 

於是一行人便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在空蕩蕩的街道上步行著,那是個相當詭異的情景,街道上的攤販上明明都可以見道正冒著蒸氣的熱食、或是雜貨鋪正開著大門亮著燈,但一走進去就是一個人都沒見到,而那剛剛被利威爾發現的黑影也在不久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好似全城只剩下他們幾人一樣。

 

或許是因為第一次接到級別如此高的任務,新銳魔法師們的心情早是溢滿了興奮和自信,因此對於這種怪相也沒驚訝很久,面色自若的開始尋找起那任務書上那處山穴的所在地──全城內唯有一處終年不被白雪覆頂的山峰。

 

花不到半天的時間,他們終於是來到了那座山的半山腰處,眼見洞穴就在前方,一路上已經有些疲憊的眾人總算是打起了精神,打算趕在天色更加昏暗前抵達時,只見一旁的灌木叢中忽然竄出一名打扮怪異,身上插滿七彩的羽毛,臉上更是畫著許多不知名圖騰符號的老婦人,只見婦人伸手矯健的一下子便站到艾倫眼前,逼進艾倫的臉細細端詳一番後,便張啟那張皺巴巴的嘴以極乾啞難聽的嗓音說道,「小姑娘,勸妳們還是別進去的好。要知道,這幾年來來去去了好幾人,卻沒一個人進去後還能活著出來喔。哈哈哈──。」

「诶?什麼意思,等等啊老奶奶、老奶奶……!」艾倫被那忽然在眼前放大的面容而嚇了一跳,在聽見老婦人神情瘋癲的說了一長串話後,正想攔住對方詢問一番,卻沒想到下一瞬間婦人的身影便硬生生的消失在眾人眼前,讓艾倫登時瞠大了眼一句話堵在喉頭竟是沒法說全。

「阿明…那我們應該?」艾倫神情忐忑的轉頭問向站在不遠處的阿明,只見阿明嘆了口氣,嚴肅鄭重的朝一旁呈現一派輕鬆模樣的讓、三笠還有柯尼問道,「你們覺得呢?看是要現在調頭回去,還是說繼續走下去?」

「當然是繼續走下去啊。難不成因為剛剛那個瘋子的話,妳就害怕了不成啊,艾倫?」讓雙手枕著後腦勺,語帶戲謔的看著臉色倏然漲紅的艾倫。

「我、我才沒有!進去就進去啊!走吧、利威爾!」大概是讓的激將法真的成功了,只見少女氣呼呼的拉著漠然站在身旁的利威爾就往不遠處得洞穴,阿明一看這場面,就曉得看來這次的任務是勢必要走到最後,和三笠交換了個眼神後,便和對方特意落在幾人後頭,仔細注意著山洞內隨時可能發生的變卦。

 

山洞裡的景色和眾人暗想得差距盛遠,不僅採光極佳,岩石通道也相當寬敞,一旁的石縫中還生長了些不知名的紫紅相交小花,讓他們更是逐漸放下了警戒心,一路欣賞著這別有洞天的恬麗景色。

其實對於任務的實質內容他們也不大清楚,畢竟上頭只有寫著解開這座洞穴的封印,讓城裡的人們可以自由的上山採集礦物野菜。只是走到某處路口時,一旁石壁上顯然鑲入了一枚火紅色的靈石,讓三笠一看有些心動的想要將之刨下讓自己的火術能夠更加精升,原本阿明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要三笠先別輕舉妄動,但沒想到這時已經領先眾人許多步的艾倫跟利威爾便自那路口處走了出來,而艾倫手上還捧著一顆明亮的礦石。

「你們看!我在那邊的石壁上看到的,好像是光之靈石的樣子!」艾倫欣喜的轉過頭想讓利威爾也摸摸看那光滑的石面,只見男人沉著臉不動聲色的後退了一步,艾倫這才忽然想起對方是暗屬性的,似乎對光屬性的物質有些敏感,只好訥訥的吐著舌頭,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

結果見到艾倫採了靈石而毫無其他現象發生的樣子,三笠便也迅速的把那靈石給挖了下來收入懷中,一路上還見到風之靈石、水之靈石、木之靈石,分別交由阿明、讓以及柯尼保管後,幾個人便因揣著難得一見的珍貴寶物,而面上藏不住喜色的往前方繼續邁進,直到走進了一處廣大圓弧狀的石室內後,才驀然止住了腳步。

「啊……看這個樣子,似乎是要照著地面上的屬性顏色,由五人各拿著靈石站定位,密室才會開啟的樣子。」阿明繞了整間石室一圈後,過了半晌才下了這個推測。

於是五個人並各自拿著靈石站定了位,見那自上頭隙縫中射入的陽光一一照射到五個人手中的靈石上,在他們所站的圓型區域內皆被光線所包圍時,幾個人便見到那手中的靈石不停的消逝,最終化為一片虛無,而就在此時,山洞開始劇烈的搖晃,一陣似狼啼的吼叫聲自不遠處傳來,他們心下一驚各自喚出魔杖進入備戰狀態,沒過多久一旁的石牆便被好幾隻身型巨大的狼獸給撞裂,而後站在最前方的,是那傳說中的極為凶狠,擁有五顆狼頭合為一身的五頭魔狼。

但是幾人並沒被這陣仗給嚇到,只見三笠魔杖一揮,配合著火鳳凰的火焰,熾熱的火束便在一陣狼嚎之中蔓延開來,而阿明則是運用風靈的能力將火焰燃燒的更為猛烈,幾乎有大半的狼群都被火焰燒成灰燼,而讓跟柯尼則是運用著水木相生的能力,把不受火焰波及的狼都給困在巨大樹枝之中,再以磅礡的水勢將之窒息滅頂。

而那五頭魔狼自然就交由艾倫和利威爾對付,其實面對如此高階的魔物艾倫還是有些心理障礙,但看著利威爾漫不在乎的模樣也就多了點信心,口中喃喃念著那她苦練許久的束魂術,本來想幫利威爾解決些分擔,但在那魔狼一被束縛住的同時,就見利威爾臉上又掛起那久違的殘謔笑容,他單手微揚,頓時化成比那五頭魔狼的身型還要更為粗大的巨蟒,那蟒蛇朝著全身上下只剩下眼睛能夠眨動的魔狼吐了吐信子後,血盆一張,便將那魔狼給毫不猶豫的吞入口中,看得在場四人一愣一愣的,只有艾倫相當冷靜的看著利威爾把手收回後,一副終於感到有些滿足的說著,「總算是吃了點像樣的東西。」

 

山穴中瀰漫著剛戰鬥完殘餘的塵埃,原本眾人還戰戰兢兢的等待著下一波的公勢,但沒想到一片煙霧散去之後,頂上的石層開始漸漸的延展開,那殘陽的餘暉就這樣一點點的灑了進來,就在光束要灑到幾人身上時,利威爾似乎是先察覺出了哪裡不對,身型一晃來到還在一旁和阿明、三笠研究著石壁結構的艾倫身旁,一把將一臉錯愕的少女拉入懷中,面色凝重的在身前拉開了個圓弧狀的灰色光網把身旁的幾人都給包裹了進來,只是原本走往剛來時的入口處的柯尼和讓又在這時繞了回來,讓終於察覺到事態嚴重的艾倫朝兩人大喊了聲,「不要──!」

只是為時已晚。

 

滿臉疑惑的讓和柯尼和全神戒備的其他人對上了眼之後,那暖黃的光線便照射在兩人身上,瞬間將讓和柯尼給靜止石化,而又過了一些時間,在那暖黃光線被正常的陽光給取代了之後,利威爾才撤開了屏障,而艾倫幾人早已是萬分緊張的衝到被石化的讓和柯尼身邊察看情況,但不論幾人如何的使著解除石化術,仍是無法將兩人變回原樣。

 

在阿明用風靈小心移動著兩人來到山腳下時,就見城鎮上忽然間人聲鼎沸了起來,只是他們已經毫無心情去關心這怪異之處,首當之要便是盡快的把讓和柯尼送回村落讓長老們想辦法將兩人給恢復過來,只是在幾人尚未出城門時,就被一個中年男子給攔下了腳步,而經由對方簡短簡介下得知,他便是此次任務的委託人,寂城的城主。

 

在了解了讓跟柯尼的狀況後,城主不停的對著幾人表達無限感激之意,並且迅速的帶著他們往城鎮中最為德高望重的醫者家前進,一路上他們都被全城的人當作英雄來擁戴,但他們一點喜悅的情緒也沒有,只是臉上勉強的掛著笑容敷衍群眾。

 

醫者在檢查過兩人的狀況後,朝著艾倫幾人搖了搖頭,「他們這個情況,可不好辦啊。雖然有方法可以醫治,但需要三樣極難獲得的材料。」

「……請說吧,不論如何,我們都會想辦法弄到手的。」艾倫咬了咬牙,眼神堅定無比的直視著醫者。

「第一是在大陸北方的火神之眼,需要和火神正面衝突後才有辦法將之取下。二是沙漠之泉,在大陸偏南的沙漠地帶,只有凝神在刮著狂沙暴風的沙漠中行走,才能不被那強勁的風勢給吞沒順利取得泉水。第三是冰龍之心,洲大陸最東邊的冰穴中的那隻相當兇猛冰龍,只有擊敗他,才能拿到他的心臟。」

三人聽完了材料後,沉默的點了點頭,而後便聽見三笠率先開口說道,「火神就交給我吧,我可是想要領教他的火術很久了。」

「沙漠之泉就由我來吧,我的風術算是我們之中練得最純熟的。」

「我知道了,那麼冰龍之心就交由我和利威爾吧。」

而後在寂城被黑夜給矇上一層灰幕時,三人便自醫館中解散,分別由不同的城口迅速的往目的地前進。

 

位於大陸極東的冰洲需要花上一段時間,在路過了地形險峻的山城之後,利威爾和艾倫便在終年降雨的雨城中暫時住上一夜,由於艾倫已經相當習慣和利威爾同睡在一個房間,投宿時也自然而然的便只跟旅館主人要了一間房,毫無自覺的在對方看著兩人曖昧的眼神中和利威爾走進房裡休息。

 

利威爾睡到一半時被不停席捲上來的冷意給冷醒,只見他臉色極差的開始在房內尋找艾倫的身影,卻是遍尋不著,頓時臉色鐵青的下了床,走下二樓來到已經打烊的旅館門口時,就著微弱的燈光,他半瞇著眼看著在那被風颳得不停搖晃還發出嘎吱聲響的門板外,那站在雨夜中披著長斗篷的瘦弱身影。

 

也不知是怎的,利威爾只感覺到心中一陣煩躁感突地湧上,他一語不發的走了過去,而後動作異常溫柔的自少女背後環住那纖弱的身軀。

他看見艾倫似乎是被嚇了一跳,身子抖了抖,轉過來看向自己時,那眼睛鼻子都紅腫得不成樣子,「利、利威爾……。」艾倫吸了吸鼻子,看著男人灰黑色的瞳仁直勾勾瞧著自己的摸樣,一如既往的淡然表情,還有那熟悉略帶冰涼的懷抱,讓她再也忍不住便趴在利威爾肩上放聲大哭了起來。

利威爾似乎被艾倫這突如其來的大哭給愣了一會兒,而後才有些遲疑的伸出了手緩緩的搭在少女的背上,有一下沒一下笨拙的輕拍著,

 

「艾倫,別哭了。」


  7
评论
热度(7)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