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底特律 漢/康】總令人無法安生的仿生人

*底特律 漢克x康納。
*久久練筆之作,小短篇,文筆大退步,ooc警告⚠️
*沒啥劇情可言哈哈哈


漢克輕晃著酒杯,面上一派閒然的在人聲嘈雜的酒吧內四處逡巡著,然而本該端著一副清明神色跟在他身後的仿生人,此刻卻整個人緊貼在他身旁,雙手輕勾著自己的上臂,要不是對方的雙眼此時仍清亮有神的探察著周遭環境,他怕是以為康納又被什麼異常的軟體給影響了思緒行為。
饒是如漢克這般,早已習慣自家仿生人偶爾為之的特立行徑。
但當他看見康納身上只穿了件單薄的白襯衫,和一條緊身的深色西裝褲,而那件在他眼中原是終年一絲不苟,總被扣得整整齊齊的襯衫,卻被人在上緣處鬆鬆懶懶的開了三鈕,微微露出了裡頭白皙的肌膚時,漢克起初僅僅是皺起眉頭而沒有多言,本想著對方不過是為了任務,才不得不做的臨時應變。然而當兩人深入舞池內,被一群喝高了的年輕人推擠在一塊兒時,漢克忽然瞥見一名中年男子咧著嘴鬼鬼祟祟的從後方擠了上來,狀似無意的拍了下康納的臀部,只見那人臉上帶著幾分醉意,嘴裡哨聲一落,更是葷話不斷,「喲、小騷貨,要不要今晚跟老子回去睡啊!」
漢克這時也無暇去顧及康納的反應,見那人醉眼惺忪,沒完沒了的還想來拉康納的手時,那股被他硬憋在心中的悶火再也攔不住般,在此刻全數噴湧而出。
就見漢克一個伸手把康納拉到自己身後,臉色發沉的將那人重重往後一推,「你他媽再碰他一次看看,我可不能保證你的手到時候還能不能留著。」
男人被漢克這麼一吼,渾身酒氣登時退了大半,他瞪大了雙眼,滿臉不悅的挽起袖口正想上前爭論,一見漢克面露凶光的朝這裡望來時,他張著嘴嚅動了好一陣子,最終在漢克逐漸逼近的高大身影下,率先敗陣的後退一步,只見他眼帶留戀的往正老實待在漢克身後,半垂著臉,任憑額上黃色光圈不停閃爍的康納身上看了好幾眼後,在漢克黑著臉作勢要動手時,那人一見情勢不對,一頭鑽進人縫之中,沒一會兒就失去了蹤影。


「康納,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好好談一談。」
漢克憤懣難平的將面上鎮定如常的康納拉出人群後,將神情平靜的仿生人帶到店內一角,就著酒店內微弱的昏黃光線,開始上下認真審視起康納今日的穿著。
「副隊長,如果你是要問私人問題,我想我們可以等任務結束後在回去談。」即使自從有了自我意識後,上層指派的命令對康納而言,再也不曾位居絕對優先的順位,但就目前的狀況而言,看著漢克始終高掛紅線的情緒數值,要是在此刻順了對方的意,怕是此次任務的線索就會因此而中斷。
「副隊長,根據情報顯示,幾名販賣紅冰的走私客這幾日都會待在這個酒吧內,我認為我們不該錯過這個機會。」兩相衡量下,康納還是決定照著成功率最高的路線走,先把眼前棘手的任務解決後,回去後再隨對方的意,想怎麼都好。
在聽見關鍵字句時,漢克的情緒線值明顯回穩了不少,讓康納也跟著鬆了口氣,語調也隨之輕鬆起來,「副隊長,你認為從上午幾名侍酒放生人被惡意毀損丟棄的那間包廂開始調查起如何?」
「是可以⋯⋯。」漢克隨意的點著頭擺了擺手,在瞧見仿生人清澈透亮的褐色瞳仁裡閃著細微的光亮時,總算意識到自己又被人不著痕跡帶離話題的漢克,難掩急躁的背過手,在康納面前左右踱步著,在年輕的仿生人幾度開口又想插話時,他一手指著對方,怒氣難消的質問道,「所以說,你穿這個該死的、這麼裸露誘人的衣服來這裡是要做什麼?!」一點也沒發覺自己在無意間洩露心聲的漢克,口乾舌燥的說了半天,見仿生人只是眨了眨眼卻不為所動時,一時氣憤的扒開身上的夾克就要逼對方穿上,「要是你再跑去多招惹那些王八蛋,我也救不了你。他媽的你還不趕緊給我穿上!」
「副隊長我很感激你的好意。」康納搖了搖頭,將漢克的手按了回去,並在男人發作前搶快說著,「我會這麼穿,也是在分析過各種有利於此種場合的穿搭模式後,得出來的最佳結果。」康納面上無辜又誠懇的望著的對方,「雖然在剛才共有兩人捏過我的臀部,三人摸向我的大腿,加上剛才被你赫退的男子,總共有六名人類對此種打扮毫無招架之力,證明了這身穿著十分符合這家店的風格。」康納見漢克又開始悶頭喝起酒來不說話時,他轉過頭看向兩旁來來往往的人潮,自顧自的說了下去,「雖然我已經事先將感知系統的敏銳度降到最低,但在被陌生人碰觸時還是會產生本能的排斥反應,我想這也是跟我的系統突破了以往的情感設定有關。」康納頓了頓,回過頭時恰巧漢克也抬起眼望了過來,在男人窘迫的匆忙調開視線前,他朝對方輕輕一笑,「可是當副隊長挺身而出,擋在我前面的時候,我覺得非常開心,就像去年我們在底特律的那場大雪中再度相遇時,超越了我腦內處理器能計算出的感情⋯⋯。」
「咳、好了、停停停,別再說了。」漢克一手撫著眉心,似是不願在聽下去般急忙打斷對方,「就沒見過你這麼話多的仿生人。」
「那副隊長我們要繼續執行任務了嗎?」早已摸透了漢克脾性的康納見好就收,乖乖巧巧的立在一旁彎著唇輕聲問道。
「⋯⋯走吧。」漢克有氣無力的朝依舊笑得十分純然的仿生人招了招手,再觸及不遠處仍有幾道不懷好意的視線直往自己身旁窺探時,漢克額間青筋直跳的猛吸了口氣,「這該死的仿生人。」
下一刻便見他伸直了手臂,語氣惡狠狠的對著康納警告道,「shit、在調查的結束前,你敢放開手,你回去就知道了。」
年輕的仿生人不疑有他的將手繞了上去,緊緊環住男人壯實的臂膀,嘴角也跟著輕淺的仰起了幾分,
「明白了。」

—FIN?


想著明天要早起上班的我只想大喊一聲,他們真好!
老漢真是傲嬌哈哈哈哈!康納醬超可愛❤️
手機打字,錯字請不要揍我,實在快睡著。

有時間真想來個後續開開車(滾開

我第一次寫這兩種性格的角色,寫的粗糙難看真的抱歉QQ
我就不要臉只打一個tag就好QQ

  29 4
评论(4)
热度(29)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