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底特律 漢康】作繭自縛(上)

*底特律 漢克x康納。
*下班之餘偷閒寫的,寫到十分想睡,手機打字錯字不要揍我嗚嗚。
*依舊練手感之作,OOC警告⚠️
*粗口及敏感字眼注意⚠️


漢克熟門熟路的將車停在家門口後,只見他手裡拿了杯汽水,嘴上咬著僅剩不到一半的巨無霸漢堡,隨意的把車門給帶上之後,嘴裡哼著小曲,待站定家門前時,他從從容容的從口袋內掏出鑰匙,然而鑰匙的鎖頭才剛卡進一半,向來對周遭環境變化格外敏感的老警探,突然察覺到腳下有陣微涼的濕氣漸漸浸潤而上。
他詫異的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幾道細小的水流正從門縫口緩緩溢出,一路順著門前的坡道,蜿蜿蜒蜒的在不遠處匯聚成一汪輕淺的水灘。
「⋯⋯shit!」漢克臉色一變,把剛買來的晚餐往門邊一擱,他迅速扭開鎖頭,一把拉下門把時,才發現大門被人從裡頭上了鎖,老警探不死心的側身用力撞了好幾下門,見硬實的木板仍是毫無騷動的跡象時,漢克忍不住暗罵一聲,往門板上重重捶了一下,「該死的⋯⋯康納你他媽的在裡面嗎?!」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相撲似乎充滿了焦躁的狂吠聲,漢克當機立斷,直接打開了一旁的車庫鐵門,還沒等鐵捲門上捲至半空,只見他一個俐落的側身滾進車庫內,就著戶外微弱的夜色,漢克抿緊唇,從褲頭後方掏出隨身手槍,神情戒備的走到了唯一頭連著屋裡的小木門前。
漢克輕輕的一推門板,在老舊的木門發出嘎吱嘈雜的聲響時,他一個閃身大步跨進屋內,在相撲一改懶散常態的跑在他面前,猛咬住自己的褲管拼命往前拖時,他就立刻意識到了,肯定是待在屋內的仿生人臨時出了什麼意外。
漢克三步併作兩步的往不斷有水流竄出的浴室門口走去,並嘗試又朝裡頭喊了幾聲,「康納、康納你這該死的傢伙在裡面嗎?!」
見裡頭仍舊毫無半分動靜的跡象,漢克毫不猶豫的旋開門把,看著眼前滿滿當當盛著冷水的浴缸,以及不停從浴缸上緣處湧落的水潮,他深吸了口氣,在狹小的浴室內逡巡兩週後,才總算看到了那正在水面之下閃爍不止的亮黃燈光。
「Oh...god,康納你天殺的把自己埋在水裡是在幹什麼?!」漢克一把撈起橫躺在浴缸內蜷縮成一團的仿生人,看著對方緩緩的睜開雙眼,那雙薄褐色的雙瞳正迷迷糊糊的望過來時,漢克臉色難看的抹了把臉,只聽他嘆了口氣,將體材輕盈的仿生人攔腰扛在肩上,把龍頭鎖緊後,他順便彎腰把堵在排水孔的塞子給拔了,當水流爭先恐後的擠入水孔中而發出巨大的聲響時,漢克感覺到身上的仿生人突然身子一僵,在他背後嘔出了一大灘水。
「⋯⋯我、我很抱歉,副隊長。」康納的嗓音帶著幾分困窘,一向善於分析現況的仿生人,此刻卻是難得詞窮的掛在男人身上,乾巴巴的拋下一句話後便始終沉默不語。
「你他媽的先給我把自己弄乾淨,再來跟我解釋。」漢克順手抄起一旁矮架上的浴巾披在對方身上後,神情肅穆的走向位在對門的臥室,動作粗魯的將全身濕漉漉的康納給放倒在床上,只見漢克從衣櫃內隨便抓了一件上衣丟給對方,眼見康納仍一臉愣愣的抓著衣服,從床上坐起身,漢克沒好氣的嘖了一聲,走過去將康納整個人包裹在棉被裡,「趕緊給我換好衣服,全身濕成這樣,看起來讓人怪不舒服的,我先去收拾一下浴室。」
在漢克邊搖著頭邊走出門外的瞬間,思緒還帶著些許紊亂的康納總算出聲喊住了對方,「副隊長,稍後我會把家裡收拾好的。⋯⋯還有,忘了提醒您,仿生人是不會因此而生⋯⋯。」康納頓了頓,正想繼續說下去,卻被一陣巨大的關門聲給阻斷了後續所有話語。
康納神情一怔,悻悻然的抿了抿唇,在視線觸及手上那件寬大的居家服時,只見他微低下頭,側著臉輕輕拂過質料普通卻相當厚實的布面,嘴上也跟著掛起了抹輕淺的笑意。


「副隊長,很抱歉讓您久等了。」
正好嚥下最後一口漢堡的漢克循聲回頭一看,就見康納身上只穿著件格外寬鬆的T恤,或許是因對方身型較為纖細的緣故,本來穿在自己身上顯得剛好的上衣,到了康納身上卻是遮到了大腿的一半。
「所以你今天是在搞什麼鬼,搞得整個家像淹水一樣?」漢克看著康納總算恢復往日平靜的坐在自己身旁,漢克本想正經嚴肅的質問起對方先前事發的原因,但在目光飄過對方花白一片的大腿時,不知怎的他竟喉頭一噎,感到莫名窘迫的只好將視線移向他處,一手搭在沙發背後,佯裝無事的問著。
「關於這件事我很抱歉。」康納低下頭,雙手不安的緊揪著衣擺不放,額上的提示燈於同時藍黃交錯的閃著,「在下午去模擬生命進行例行檢修時,我同意了技術人員替我開啟性/愛功能的版塊模組,在事先預知會產生其他強烈的陌生反應時,我以為這並不會持續太久,肯定能在副隊長回家前讓軟體相容率提升至最大值。」康納見漢克似乎沒有太大的反應時,忽地感到放心的,連面上微僵的表情都鬆緩了不少,「沒想到這次軟體的更新,讓我除了味覺之外,嗅覺也變得十分敏感。一進家門後全都是副隊長的味道,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聞到您的味道,整個機身就開始發燙,就算強制系統重啟數次仍是無法避免這個狀況。」
康納將整張臉半埋在衣襟內,只剩那雙異常清澈的雙眼泛著微微的水光,靜靜的望向表情似乎有些呆滯的警探,「所以我才考慮把自己沉在水中,這麼一來就什麼都聞不了了。只是我卻忘了把水龍頭扭緊,造成了您的不便,實在萬分抱歉。」
「所以你把家裡弄成像水災一樣就是因為聞到我的味道⋯⋯?」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嗓音格外沙啞的老警探輕描淡寫的問了這麼一句後,過了半晌卻又臉色微變,整個人湊近到康納面前,雙手用力抓著對方的肩膀,一字一句極為使力的說著,「你是說你裝了性/愛模組!?」
「是的。」康納眨了眨眼,無意識的搓揉起自己的衣角,臉上滿是無措的垂下眼眸,「根據我的分析,只要能與您進行性/交的體驗,肯定能讓我們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康納的視線在表情僵硬的漢克和一旁對他搖著尾巴的相撲來回擺盪著,最終他不著痕跡的往後挪動了半寸,向來清潤的嗓音此時被人半悶在衣領內,含糊不清的教人感到幾分心癢難耐,「我認為我的身體又開始出現了過熱反應。很抱歉副隊長,我可能還是得先回去模擬生命的總部將這個功能關閉後再回來。」
「老天⋯⋯。」漢克一副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他感到頭疼的一手摀著前額,就在年輕的仿生人作勢起身要走時,他眼睜睜的看著原本好端端蓋在康納腿上的布料,隨著對方起身的動作往上捲了不少,而露出了裡頭白皙隱密的大腿根部。
只見漢克的喉結微微滾動,他一把拉住康納的手,一個使力讓對方猝不及防的往後跌回自己的腿上。
「你現在連臉都可以變紅了?」他看著年輕的仿生人難得驚慌的瞠圓了眼,向來淨白的臉上一片紅霞密佈,而那具輕軟的身體確實不停散發著溫暖的熱度,就連那撲在自己頰邊的輕淺吐息都宛若真人一般,令漢克也跟著思緒混亂了起來。
「這是最近新增的模擬功能,為了促進與仿生人與人類交流時的⋯⋯!」
漢克聽著康納又開始老老實實的回答起他的問題時,咬牙切齒的拋下了句話後,一手壓下對方的後腦勺,結結實實的吻了上去。

「Shit、康納,我有一天真會被你給逼瘋。」


—tbc(?)

忙裡偷閒偷偷在下班的時候寫了,不知道為何就寫了這麼一長串流水帳嗚嗚嗚嗚
下想寫個肉,但是要等我假日了嗚嗚嗚嗚這幾天都被排去上課訓練好累QQQQQQ
還是筆力很差,我可能要調適一段時間了對不起嗚嗚QQ
大家晚安!

  34 1
评论(1)
热度(34)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