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倦收天x魄如霜】喜迎門

※老司機又開始不安分的飆車了,請各位小心搭乘,若有不適,盡快下車!


魄如霜靜坐妝台前,看著鏡中面容清麗的女子,在一旁身著喜慶的老婦人巧手中,本就剔透晶瑩的臉龐,隨著老婦人手中的細線撥絞下,更顯透白淨亮。

「小妹,你可別因太過歡喜,讓今日就這般呆呆愣愣、糊里糊塗地過了呀。」看著自家幼妹自從被拉到檯前坐定後,始終怔愣的失神盯著鏡中人的模樣,難得見到一向活潑外向的魄如霜如此不在狀況,讓逸冬青立在旁看了半天後,仍是沒忍住搖了搖頭,失笑打趣著。

「大姊、吾明白。不過就是……如身墜美夢一般,令吾不敢妄動罷了。」魄如霜輕抿了下口脂,在老婦人朝她屈身一福,向後退開之際,她從從容容的站起身來,朝著後方的逸冬青淺淺一笑,只見她逆著日光雙袖微揚,通身艷絕華美的正紅喜服,襯得魄如霜原本淡然如墨的眉眼,竟隱隱透著幾分瀲灩奪人的風采。

「姨娘、真是對不住,但銀驃當家實在是太難纏了,我想了好幾日的難題,就這麼被他輕鬆破解掉了。」只聽門外傳來幾聲急促的步伐,天羅子懊惱的嗓音隨著門扉被叩得震天響的巨大聲音,一併傳了進來。

「為了替他那好友早日娶得嬌娘,倒是毫不留情啊,原無鄉。」逸冬青看著魄如霜雙眼放亮的緊盯著門板,儼然一副隨時準備要出去的模樣,無奈的嘆了口氣,和身旁的喜婆對望了一眼,看著對方衝自己不停搖頭的樣子,她只好低聲對著門外問道,「你不敵原無鄉便罷了,漂鳥少年應當還能拖上些許時間吧?」

就在逸冬青話聲一落,門外又飄來了另一道清冷的嗓音,「魄如霜,真抱歉,他們派出蒼來應對吾之水貝,那般臻化琴音,讓吾輸的心服口服。」

「哈,倦收天準備的真周全。」魄如霜坐在矮桌前,單手撐著腮,滿面笑容的在方才喜婆遞來給她充飢的紅潤蘋果上咬了一口。

逸冬青聞言,恨鐵不成鋼的瞥了自家小妹一眼,「算了,你們都不成,就讓吾來。」

「名劍無名倦收天在此,為求娶魄如霜而來。」一道低沉淡然的嗓音穿透了厚實堅固的木板,扎扎實實的傳入了魄如霜耳裡,只見妝容精緻的盛妝女子面上笑容一頓,無視一旁喜婆的阻攔,緩緩扶著木桌站起身來,她臉上掛著抹極淡的笑容,墨黑的眼眸中流光溢彩,眉眼間淨是藏不住的欣喜,她一步步走得極慢,在堪堪走至門前時,卻被逸冬青給擋了下來。

「倦收天,吾今日只問你一句,魄如霜於你為何?」逸冬青淡淡的問了這麼一句,她回頭看著魄如霜一臉擔心緊張的模樣,忍不住暗啐了聲,小沒良心。

「吾曾言魄如霜於吾,是知音、知己、知心。如今還得再添幾項,良景、良晨、良人。」倦收天靜默半晌,金眸同樣緊鎖門扉,字字意斟句酌的真摯說道。

「好,吾今日便將小妹託付與你,望你莫再負她!」逸冬清展唇一笑,轉身替魄如霜蓋上紅綢,低聲說著,「小妹,願你幸福。」

魄如霜聞言忍不住紅了眼眶,她胡亂點著頭,還想再說些什麼時,卻被長姊一把推出了門外。她有些慌亂的眨了幾下眼,站在門外與長姐盈盈拜別後,魄如霜趴伏在天羅子的背上,直到喜轎前,她看著面前空蕩蕩的轎身,忽然一把將轎前的門簷拉下,緩緩地走至站在不遠處的倦收天身前,她抬起頭,入目所見雖是一片紅霧瀰漫,卻阻隔不斷她瀅瀅清澈的目光,「倦收天,吾不願獨自乘轎而去,只想與你並肩而行。如此,你可還願意娶吾?」

「然也。」倦收天向前跨了一步,面前一身耀眼紅妝的女子,不斷隨風而盪的喜服下掩著副纖細的身軀,但對方卻只是逆風而立,細細柔柔的嗓音內飽含無限堅毅。倦收天淡泊的面容染上了幾許笑意,只見他朝對方伸出了手,「求之不得。」

魄如霜只感到此刻胸口鼓譟的聲響越趨壯大,她勉力逼回了始終在眼眶邊不停打轉的淚意,嘴角微翹的將手輕輕搭了上去,在男人反手握住她的瞬間,只見她歛下眸柔聲說道,

「那就出發吧。」

 

 

從來遺世清淨的永旭之巔今日一反常態,至入口處到主屋前接銜滿了大紅燈籠,洶湧人潮至山腳處蔓延而上,看著不停湧入的賓客,被派來幫忙宴席接客的道真眾人無一不忙得天昏暗地,只能暗自期盼前去迎親的倦收天早日將新娘給迎回此地完婚。

眼見日影稀薄,吉時正至時,兩道大紅身影連袂閃現在宴廳外,待後頭隨行的幾人同樣化形而至時,倦收天婉拒了一旁喜娘遞來的同心紅綢,牽著魄如霜一路走至廳前,在素還真滿是笑意的溫潤聲音下,他和魄如霜交相而拜,終至禮成。

 

兩人被喜娘領著入了喜房後,雙雙坐在喜床上,倦收天手心微抖的拿著喜秤緩緩挑開了眼前人的紅蓋頭,他此時也顧不得去聽一旁喜娘滿嘴的如意話,腦中所思皆是眼前美目含光,麗容灼華,對著他彎唇淺笑的魄如霜。

魄如霜一向知曉倦收天容顏極好,如今見他一身正綰喜袍,金髮星眸,豐神俊朗的教她一時再也難別開眼。

喜娘見狀也不好再出聲干擾二人,只是面露微笑的退出門外,並順手將木門給帶上,留給兩人一點獨處時光。

 

直到倦收天被門外不停來催新郎倌去前廳待客的原無鄉給強硬的領走後,魄如霜這才總算回過神來,她呆坐在床上,想到方才倦收天目光灼灼緊盯著自己的模樣,一時難掩心中歡喜的掩唇輕聲笑了出來。

魄如霜動作輕盈的下了床,將頭上沉重的鳳冠給脫至一旁,她挽起了攏長的紅袖,轉頭往後方的淨室走去。想著離倦收天回房大抵還有一大段空檔,難得頂了終日豔妝的魄如霜,手腳麻利的卸去滿面妝粉後,看著銅鏡上兩頰生暈、眉目清淡的皎皎面容,很是滿意的屈身再打了盆水,打算給倦收天等等回房時淨手一用。

 

魄如霜將自身稍稍收拾妥當後,聞得遠處的正廳仍熱鬧非凡,外頭一片光影晃蕩,她慢步踱回床邊,手上拿著幾顆仍冒著幾滴水漬的葡萄,百聊無賴的吃著葡果,坐在床沿等著對方歸來。

在倦收天冷著臉將不停前來進酒,打算以人海攻勢灌醉他的所有賓客,連同在旁準備等著今晚聽牆腳的原無鄉一併送下山後,他看著眼前被人掇拾整齊,總算恢復清淨,只餘豔紅燈籠高掛的偌大廳堂,鋒冷的眉角也隨之鬆緩了下來。

倦收天立在依舊亮著燭火的房門外,只見他面容微繃,指尖的在觸及冰冷門扉的瞬間,倏然收回,一個沉沉吐息後,一鼓作氣敞開門板,就見魄如霜坐在床前,未著襪套的纖白裸足在空中俏皮擺盪著,在發覺門邊傳來的動靜時,她起初有些怯意的瞠圓了雙眼,隨後卻是不慌不忙的下了床,將擺在矮櫃上還散發著餘熱的布巾擰乾後,遞到了倦收天面前,只見她笑語晏晏,俏生生的立在男人眼前,「吾先前便聽外頭聲樂漸歇,料想你也該回來了。」

倦收天接過了溫熱的巾布,以掌勁將木門帶上後,他嘴角微揚,拉著魄如霜走至已擺著幾盤瓜果御膳的圓桌前,按著一雙杏眼仍不安分悠轉著的魄如霜一同坐在雕花木椅上,姿態從容的將兩盞鎏金酒杯注滿了褐澄的液體,他低頭看著女子含笑依舊的眉眼,向來冷硬的嗓音內夾含了幾分微不可察的暖意,「折騰了一日,喝完之後,便能盡早安歇了。」

魄如霜詫異的眨了眨眼,見面前人仍平靜無波的面容,她忽然促狹一笑,豪氣萬千的舉起其中一杯酒,鬼靈精怪的湊到男人面前,邊將杯盞抵至對方唇邊朝著倦收天擠眉弄眼,「既然你如此急不可耐,那就趕緊喝了吧。交杯交杯,舉杯相對,交抵而飲,你認為呢,夫君?」

倦收天這廂才因意識到自己方才話裡的歧異,而有些赧然的垂下眼,隨後又感覺到一陣馨香的氣息飄逸而來,冷不防的便聽見對方親親暱暱的喊著自己,那嗓音聽來溫軟清脆,教他一時喉頭發乾,竟是只能愣愣的順著對方的話說下去,「自然,但憑娘子吩咐。」

倦收天見魄如霜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朝自己努了努嘴有些不滿的模樣,連忙乾咳一聲以掩飾剛才窘迫失神之樣,他同樣拿起杯盞,無比慎重的遞至女子眼前,只聽他緩緩開口,粲然眸光定定望向對方,「一敬江湖,滄海靖平。二敬世人,願得所依。」

魄如霜笑靨溫然,與倦收天相識一笑,只聞二人同聲開口,舉杯對飲。

「三敬吾等,白首莫相離。」


車在此,請細思是否願意乘車


*********************



我真的好喜歡他們噢!!QQQQQ

如霜完全就是我喜歡的妹子類型!!!!!!霹靂編劇手下沒幾個能善終的妹子不意外QQQQQ

超可怕的,我好幾百年沒開BG車,就是一個翻車節奏(怕

然後我就是一個喜歡冷CP,又跟不上新潮流的節奏,完全沒朋友,我我到一邊哭去。

昨天跑去看霹靂展,沒看到倦胖普裝偶,也沒看到霜妹,覺得心情意外平和(?)原來我是如此滿足之人哈哈哈哈QQQQ

目前就是一個在情海錄劍海錄龜速補劇中,雖然我已經先預先看到如霜死了,但我還是心情很鬱悶QQQQQ

這就是我夢中他們結為連理的美好未來QQQQQQ(大哭


  23 11
评论(11)
热度(23)
  1. L水戀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