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海城】雨 (上)

【海城】雨(上)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還有下,只是作者耍廢了一整天只寫完上qqqqq(你

※ooc依舊不要錢的,請慎入呀!


夏日午後的雨勢總來得又急又快。

 

「糟了!我剛曬好的衣服!」城之內嘴裡咬著剛從麵包店買來的小圓餐包,蹲在超市內的冷藏櫃前兩手各拿著一盒品牌不同的湯豆腐,正在思考該買哪一盒比較好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巨大的雷響,嚇得城之內反射性的全身一顫,側過頭看向玻璃門外的街景時,才發現外頭正下著滂沱大雨。

城之內此刻也顧不得再去仔細比較兩盒豆腐的差異性,隨手放了一盒在推車內後,他面帶緊張的四處張望著,直到看見正站在酒櫃前端詳著各國紅酒的褐髮男子時,城之內連忙推著推車跑了過去,並一把勾住對方的手臂就要往結帳櫃台的方向前進,「海馬!你選快一點啊!下雨了,我要趕回去收衣服啊!」

「就算你現在跑回去,衣服也早就全濕了,放棄吧。」海馬絲毫不被城之內此刻焦急萬分的情緒所感染,反手一抓,將已經急瘋頭的少年給強迫性的拉到身旁,只見海馬慢條斯理地從架上挑出一瓶紅酒,語氣裡帶了幾分激賞,「哦、這種地方居然有賣這種酒啊。哼、就勉強讓凡骨你也嘗嘗這滋味吧。」

「海馬你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你等等被警察抓走我可不管你啊!」城之內見海馬順手將紅酒放入推車內時,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哼、我還真不知道誰有那麼大的能耐敢來逮補我。」海馬淡然的瞥了城之內一眼,轉眼間就見他往另一側的架上拿下一個半透明的方形袋,趁城之內不注意時直接丟入了推車內。

眼見外頭的雨勢越來越大,城之內也放棄了想即刻衝回家搶救衣物的念頭,反而是從口袋內掏出一張被人給寫的洋洋灑灑的清單紙,一一比對起購物車內的品項,「嗯……泡麵、面紙、雞蛋……啊,現在有限時特價的青蔥!」

在聽見不遠處賣場人員的叫賣聲時,城之內雙眼一亮,把推車的握柄強推給海馬後,動作靈活的鑽入了此刻戰況十分激烈的戰場之中,而海馬則雙手還胸的倚在一旁的圓柱邊,看著那頭洶湧的人潮漸漸散去時,有著一頭耀眼金髮的少年不停朝著他揮著手,炫耀似的把手中一大把的青蔥舉的老高,            雖然因四周過於吵雜而聽不清對方的聲音,但海馬仍舊能從少年不停變換的嘴型讀出訊息來。

海馬──!你看!晚上可以加菜了呀!

 

海馬闔起眼低下了頭,自嘴邊溢出了聲輕笑,再抬頭時,城之內已然興沖沖的把青蔥給抱了過來,並且繞到海馬身後推著對方往前走,有些頭疼的嘆了口氣,「都買完了,快點走吧!想到還要重洗一次衣服就覺得麻煩。」

「拿著,去外面等,別站著擋路。」待兩人走到結帳台時,海馬突然從推車內撈起了城之內先前在麵包店買好的麵包,將一整包紙袋強硬的塞到一臉狀況外的少年手中後,海馬直接把推車推到結帳檯前,只見原本還站在櫃內的店員在下一刻急慌慌的跑了出來,手腳麻利的將推車內的東西一一搬上輸送帶。

城之內愣愣的抱著紙袋走到了結帳台外,直到聽見後頭電動門打開時伴隨著陣陣冷風的雨聲時,他才回過神來,連忙對海馬指了指一旁的矮架,「海馬,要記得買雨傘啊!」

海馬順著少年的視線往另一側看去,只見架上的雨傘長短有別、花樣繁複,他皺著眉選了其中兩把傘面較素淨的長傘後,正要交給櫃員時,眼角餘光正巧看見了城之內氣色紅潤的鼓著臉,看上去十分悶悶不樂的望向窗外的模樣,他動作一頓,鬼使神差的說了句,

「還是一把傘就夠了。」

 

城之內雙手緊抱著紙袋,努力的縮著肩膀,抖著身體不停往站在他右側的海馬靠攏,直到半邊的身體都貼上了對方的手臂時,他總算是忍無可忍的朝對方吼道,「海馬,你這傢伙!為什麼只買一把傘啊!東西都快要淋濕了啊!」

「連站過來一點這種常識都不知道嗎,凡骨。」海馬見城之內氣呼呼的瞪著自己,那雙琉璃色的雙眼清晰的映著他的倒影,明亮又澄澈的,看得海馬忍不住微揚起唇,抬手將少年被雨給打濕的劉海給輕輕撥到耳後。

城之內因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而羞窘的胡亂飄移著視線,一手摀著微微發紅的耳朵,嘴裡吶吶說著,「你、你這傢伙……突然做什麼呀。」

海馬見狀只是不發一語的調開視線,但始終空著的左手則是悄悄地環上了對方的腰際,微微使力讓少年不得不緊緊挨著自己前行。

城之內能感覺到對方的體溫透過夏日輕薄的布料慢慢傳遞了過來,他偷偷抬頭覷了海馬一眼,見對方仍神色如常的直視著前方時,城之內臉上露出了個小小的笑容,只見他從紙袋內摸出一塊麵包往對方眼前遞去,「吶、海馬,要不要吃麵包啊?」

海馬冷冷的看了城之內一眼,「凡骨,頭腦不好就算了,你的視力看來也不怎麼樣嘛。」

「海馬你這傢伙,說什麼啊!」城之內一聽登時滿肚子火,就在他扭過頭,正想揪住對方的領子好好理論一番時,才發現原來對方此刻正一手拎著購物袋和傘,另一手則擱在他的腰上,根本騰不出手來接過麵包。

這麼一看讓城之內頓時漲紅了臉,一時間有些進退兩難的抿了抿唇,只見他臉色微紅的垂下眼,將手中的麵包撕了一小塊後直接遞到對方嘴邊,「你、你如果嫌我手髒的話,就別吃了。」

海馬看著眼前那塊正隨著少年的不安,而跟著微微顫抖的麵包,他低頭張開了嘴,摟著對方的手不自覺又收緊了幾分,在將那塊麵包給吃下肚前,他先是細細舔過了少年沾著些許麵包屑的指腹,接著舌尖一捲才將那小塊麵包給含入嘴中。

被對方這過於煽情的舉止給擾得登時呆愣住的城之內,好半晌才見他緩過勁來,雙頰酡紅的指著海馬,似是要掩蓋住自己的羞澀般,而不自覺得加大了音量,「啊!海、海馬!你、你你這變態的傢伙!」

海馬冷笑了聲,只見他低下頭看向此時因激動,而整張臉紅得不像話的少年,海馬似是意猶未竟般的舔了舔嘴唇,望向對方的湛藍眼眸中掠過一抹細碎的光影。

「多謝款待啊,城之內。」


─ (上) 完


哀,不小心又手滑了一個小短篇。

呃那個預告一下,下篇會有肉,非戰鬥人員到時候記得要迴避QQ

嗚嗚有沒有什麼海城群之類的呀,好需要小夥伴啊我身邊都沒有人喜歡QAQ

簡直寂寞到要哭暈在廁所了(你

最後照例喊一下,海城有那──麼──好──!

好了不多說廢話了,我先去補眠,明天再好好頭疼下篇吧!!!!!(你

  21 6
评论(6)
热度(21)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