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海城】海市蜃樓 01

※遊戲王DM 海馬瀨人x城之內克也 /セト(seto)xジョーノ(jyono)要素有,請注意。

※完全是作者自己胡謅的,各種捏造ooc請注意。

※這篇大概就是傳說中的社長生日賀文,不曉得能不能在社長生日前完結呢(你


 

在第一道晨光灑入僅燃著幾盞燈火的宮殿內時,只見一人神情肅穆的自遙遙一端的廊口慢步前前行。沿途碰上幾名宮殿內的侍者時,在幾人神色恭謹的退向一旁的廊柱,半躬著身目送對方而去時,也不見那人始終冷然的面容有半分鬆動。

剛走過銜著主殿口的長廊,只見那人腳步微頓,往右側的小道一拐,繫在肩甲下的米灰祭披,應著那人轉身時的力道而騰空輕起,在空中微幅擺盪了小半會兒後,隨即消失在光影昏暗的轉角處。

那人腳步未停的持續向前走著,直到推開了位於長廊盡頭的木門後,藉著垂掛在門旁壁面上的火炬,只見那人放輕動作的將身後的門給帶上,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的倚靠在木門上,清冷的目光直直望向緊挨著壁角的狹長木桌。

順著那人的視線看去,只見一名金髮少年背對著他,坐在木椅上,半垂著頭,一手擱在已經被人給翻了大半的書簡上,另一手則搭在膝前,半靠著椅背的身子搖搖晃晃的,似是下一刻就要從椅子上跌落下來般,令人看人不禁替他捏了把冷汗。

而就在少年頻頻點著的腦袋兒一頓,整個人忽地斜斜往右側一偏,眼見就要滑出椅面的當兒,只見那人步伐從容的走至對方身旁,順勢讓少年的身體靠到自己身上。只見少年皺了皺眉,好似不舒適般的努了努嘴,無意識地以臉頰蹭了蹭那人質料上佳的衣服,少年細長的髮絲稀稀落落的垂散在頰邊,在他臉上鍍了層小小的暗影,這時只見少年微偏過頭打了個呵欠,整張臉幾乎有大半都掩在對方的陰影下,昏暗的光影揉合著後方搖曳的火光,朦朦朧朧的讓人瞧不真切。

 

「還打算繼續睡下去嗎,Jyono?」那人伸手輕輕撥弄了下少年額間的碎髮,低沉清冷的嗓音迴盪在狹小的石室內,只見原先還好端端的靠在他身上的少年忽地一個激靈,瞬間打直了身子。

少年猶帶著些許睏意的揉著眼,直到看清了身旁的來人時,才見他露出了個小小的笑容,因剛清醒而仍泛著熱氣的臉頰紅撲撲的,映在昏黃的光線下,看上去格外的傻氣可愛。

「沒想到都這種時候了。」Jyono站起身伸了個懶腰,面帶好奇的問著對方,「Seto怎麼會發現我在這裡啊?」Jyono嘆了口氣,清亮有神的蜜色雙眼眨也不眨的望向對方,「我明明好不容易甩開了一大堆侍衛才進來的。」

「你昨天跟王子一起聆聽馬哈德的課程時,似乎對書本裡的內容感到很困惑。」Seto的視線掃過了被對方給攤在桌前的書卷,在看清楚裡頭的內容時更加篤定了自己的 猜測,「想要看懂更多的文字,是嗎?」

「嘿嘿、這樣都被你發現了。」Jyono面色微紅的搔了搔臉頰,有些無奈的將手枕在腦後說道,「沒辦法嘛,之前只顧著要替靜香籌措治療眼疾的費用,根本沒時間去認識這麼多的文字。不過啊,也是多虧了亞圖姆……。」Jyono話至一半,見對方銳利的目光看過來時,連忙改口繼續說著,「呃、我是說王子,還有Seto你們,我現在才有機會能學習這些珍貴的文字。」

只見他抬起頭,望向Seto的目光清澈透亮,「吶、Seto,我也想變得更強大。」Jyono頓了頓,琥珀色的瞳眸映著薄淡的火光,宛若被洗鍊過般,明亮淨透的教人別不開眼,「我想要保護靜香,也想保護王子,還有你。」

「所以啊,可以教我這些東西嗎。」在看見Seto淡漠依舊的神情時,Jyono輕吐了口氣,或許是意識到自己方才腦子一熱,就這麼吐出了那樣令人困擾的言論,只見Jyono俏皮的對著青年眨了眨眼,語氣輕鬆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我剛剛只是胡亂說的,你別放在心上啊。」

「我可是很嚴格的。」Seto淡淡的拋下這句話後,直接轉身推開門走了出去。

Jyono愣了愣,好不容易消化完對方的話語時,才見青年早已走得老遠。他此刻也顧不得再回過頭,將滿桌子散亂的書籍整理乾淨,連忙邁開腳步匆匆忙忙的跟了上去,興許是跑得相當急的緣故,腳上的金環因磨擦碰撞的關係而發出了清脆的聲響,使得原本靜謐的廊間頓時多了些鮮活的氣息。

Seto早在聽到身後的動靜時就停下了腳步,甫轉過身就看見少年滿臉欣喜的追了上來,在慢下步伐時還不忘鼓著頰輕聲抱怨道,「怎麼每次都不打聲招呼就走得那麼快,要不是我反應快,到時候又要說我每次都晚到了。」

Seto目不斜視的逕自朝著前方走去,只是那雙向來冷冽的青藍雙眼,此時隱有暗影浮動,而原先拉得筆直的唇線則微微勾起了抹弧度。

「多餘的話就別說了,走了。」

 

 

海馬瀨人睜開了雙眼。

海馬面色極差的從床上坐了起來,他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和昨晚入睡前毫無差別的衣服,忽然想起了這些日子總是會在夢中看見的,那些只屬於遠古埃及的古老服飾,他神色不快的將身旁純白的被單緊緊捏在掌心中。儘管自己曾在埃及碰見那些,令他在事後回想時都忍不住仰天發笑的,光怪陸離的場景。

但這幾次的夢境全和之前那充滿詭譎難測的記憶之旅完全不同,不再只有權位者間的勾心鬥角。據說是三千年前身為神官之一的他,身旁多了個總是充滿無限活力的金髮少年,不論時初時的相遇,甚至到後頭少年輾轉進入宮內的種種緣由,隨著每夜入夢的時間越長,他夢中的場景越發的完整,即使他總在醒來後想強力的否認,並抹殺這毫無由來的夢境。隨著時間的消逝,其他人在他心中的殘像,確實會跟著緩緩消褪淡去,但凡是關於那名金髮少年的夢境,卻是無比清晰的印在他的腦海中。

真是可笑至極。

海馬冷笑了一聲,儘管連日來的夢境多多少少困擾了他的生活,但一向不相信任何怪力亂神的他,此刻仍是堅持著這份信念。海馬面色微沉的下了床,將床邊厚重的簾幕給拉開,在微熱的光線灑上他身上的那刻,只見他瞇起了雙眼,湛藍的眸光在豔陽的照射下更為深邃。

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僅僅就是個夢而已。

不過如此罷了。

 

一如往常的目送圭平出門上學後,海馬也跟著上了車前往公司,打算先進辦公室內準備待會兒的晨間會議。

向來總是不浪費絲毫時間的他,此時已經拿出筆記型電腦來,在平穩行駛的車內快速的瀏覽起螢幕內無數筆的數據,直到一陣急遽的的剎車聲在耳邊響起時,海馬蹙起眉向前方看去,偌大的車窗前是一橫排急停下來的車輛,他看著不遠處仍閃著綠燈的號誌,正想出聲了解狀況時,眼角餘光正巧瞥見了對向的馬路上,有名年邁的老婦人正拄著拐杖一步一步的往這頭走來。

「瀨人社長,需要請人去排除狀況嗎?」坐在駕駛座的司機拿起了一旁的通訊設備,大有著海馬只要一應聲就要立刻請求支援的模樣。

「不需要。」海馬看著那老婦人以極緩慢的速度走到了正中央,本以為趕著上班的市民們對於這種狀況,大概會從原先的沉默上升到不耐煩,卻沒想到有個穿著深藍制服金髮少年,突兀的闖入他的視線之中,在那名少年的幫助下,只見老婦人的速度快上了不少,約莫花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走到了對街。

趁著號誌燈剛轉為紅燈的時候,海馬稍微打量了起少年的模樣,因方才向陽的關係,而未能仔細將對方的容貌給看清楚,而這時他看著少年笑嘻嘻的抓著頭髮,和老婦人揮手道別的模樣,驀地有種怪異的熟悉感湧上心頭,在車子重新發動並向前直駛的那刻,隨著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總算是完全看清了對方的樣子。

「嘖、凡骨啊。」那一頭蓬鬆耀眼的金髮,和總是不好好扣上的制服外衣,確實和自己印象中的城之內克也相差無幾。

一想到是那個總是衝動過頭,表情多變的熱血笨蛋,這種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倒是不算新奇。海馬頓時感到了無興趣的正要別開視線,碰巧那名老婦人不曉得跟少年說了什麼,隔著車窗雖然聽不見外頭的聲音,但少年那迅速爬滿紅霞的雙臉,還有那笑得格外開懷的笑容,卻是讓他當下心頭一震,恍然間他好似看見了今早夢境的最後,金髮少年在廊間忽然一個快步越到了他面前,那雙清亮的眼眸中盈著淺薄的水光,對著自己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吶、謝謝你啊,Seto。」

那溫柔又堅定的嗓音彷彿就在自己耳邊迴盪般,清晰無比地讓海馬想徹底忽略都難。

而此刻曾出現在海馬夢中的,金髮少年的容顏,卻和眼前這總被自己給戲稱為凡骨的城之內克也重疊在一起,光是想到這裡,就讓他的腦仁突突地跳了起來,他低嘖了一聲,一手撐著額頭,想減緩不時傳來的暈眩感,然而自從見過城之內的笑容後,心底那股始終壓制不下的聲音,卻是不間斷的直直傳入他腦中。

 

那個笑容只能是屬於我的。

 

「別開玩笑了。」

海馬深深吸了口氣,他一把抓過方才被他給掠在一旁的電腦,決定冷靜下來好好處理起公事。既然都已決定不再去撘理那詭異的夢境,他更是不會再被那些虛幻的影像給左右,那些無法以常理判斷的幻覺夢境,他會一一將之粉碎消滅。

海馬瀨人所堅信的,始終只有眼前所看見的一切。

                                                                                                                                               

─01 完


大家好,歡迎一起閱讀這個,社長從科學走向非科學的故事(媽的

本來社長賀只是想短短的寫一篇,後來發現筆記本上的梗要越來越長,我覺得還是先發出一點點,請大家多多鞭笞我拜託嗚嗚嗚嗚qqqqq

我覺得我一定來不及趕完,我好害怕啊!!!!!!!!!!

大家晚安!!!!!!!

  17 2
评论(2)
热度(17)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