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佐櫻/櫻中心】老歌

【佐櫻/櫻中心】老歌

 

春野櫻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終其一切都是等待。

 

十二歲時等待著一個負滿仇恨而叛逃於村的少年。

十七歲時等待著一個心寬氣朗卻行蹤如風的青年。

二十幾歲時等待著一個胸懷天下但鮮少歸家的男人。

等著她的初戀,等著她的戀人,等著她的丈夫,等著──她窮盡一生所盼求的摯愛。

 

等著一個不歸家的人。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離開村子徹底遠行的那年是在宇智波莎拉娜剛滿一周歲時。

春野櫻記得那一日的陽光特別燦爛,金黃色的光束就這麼灑照在青年挺拔的身軀上,讓她儘管瞇起了雙眼,仍是無法看清楚對方漆黑的右瞳中,那屬於自己的一絲絲小小倒影。

但是有過了太多次的道別,春野櫻那時反而一點也不難受,只是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一手輕輕拍著懷中閉著眼睡的正香的莎拉娜,抬手和面容始終一絲不苟的青年道別。

「佐助君,路上小心。」

「嗯,我走了。」

那是他們兩人在往後十幾年的時間裡,最後一次的對話。

 

雙親的關懷對於尚在成長的孩童來說是再重要不過的事。

由於深切的感受到親子關係的重要性,春野櫻對於莎拉娜的管教也是從多方面開始著手。她一邊扮演著溫柔母親的角色,另一邊卻是嚴父般的教導著那個從小就像極了宇智波佐助的女孩。

那是她和他的孩子,讓她在那些年的日子裡能夠好好支撐下去的因素。

春野櫻從來不覺得要獨自將孩子拉拔長大事一件辛苦的事,她為了讓兒童能沒有陰影快樂的生活在世上,很是努力的鑽研了各方面的資料和實際案例,至於兒童心理診所的實際成效,凡是生活在木葉內的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中。

 

於是等莎拉娜開始會發出更加清晰的聲調時,春野櫻便會時不時的拿出宇智波佐助的照片放在莎拉娜面前,仔仔細細的、一字一句的教她輕聲唸著,「爸爸。」

「這是爸爸喔,莎拉娜。」

春野櫻手上唯一有的一張較接近宇智波佐助目前面容的照片,就是一張他在鷹小隊時期所拍的照片,春野櫻看著照片上頭除了宇智波佐助外的一男一女,在心底小小的說了句抱歉後,便剪了幾張小莎拉娜的照片和自己的照片,盡量不著痕跡的浮貼在那兩人上頭。

就像是她曾去山中井野家看過的家庭照一樣,雖然並非每個人都緊密的靠在一起、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但卻多多少少讓她有了些許完滿的感覺。

有時她自詡已經多少能獨自走過宇智波佐助不在的那些日子,但說到底不過就是靠著一個盼頭努力的熬過每個漆黑的夜晚、空冷的廂房。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

 

宇智波莎拉娜一天一天的成長,接觸外頭人事的時間也越來越多,讓春野櫻不得不提前去和舊識們打點好關於莎拉娜的事情。

關於宇智波佐助曾經身為叛忍一事,雖然許多人早就已經慢慢釋懷並淡忘,但春野櫻仍是做了最壞的打算,要是真有那些人當著莎拉娜的面前罵一句宇智波佐助的不是時,至少她還有許多朋友能夠好好的護住她幼小懵懂的心靈。

她還記得那日走入火影辦公室內去尋求漩渦鳴人的協助時,看見對方多年如一日的爽朗笑顏,她多日來緊繃不已的神經總算能放鬆不少,至少還能和對方開上個玩笑,「鳴人,若是以後我不在了,莎拉娜就要麻煩你跟雛田替我好好照顧了。」

「小櫻,妳說什麼呢。看看我們兩個現在的情況,要說早死也是我先死吧。」漩渦鳴人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公文苦著一張臉的抱怨道。

「好啦,不跟你開玩笑了。下個月莎拉娜就要進入忍者學校了……我怕因為佐助君的事情,會讓莎拉娜心裡有點障礙,希望博人可以幫我照顧一下莎拉娜。」

春野櫻在中途停頓了一下,她突然有點想不起來宇智波佐助到底離開了多久,只記得某一個夜晚,和自己一同看完親子劇場的莎拉娜一臉疑惑的抱著自己的腰,圓亮的雙眼眨呀眨的看向自己,「媽媽,爸爸什麼時候會回來跟我們一起玩呢?」

「爸爸他……。」春野櫻抿了抿嘴唇,深吸口氣,面上帶著溫柔笑意的將女孩抱到自己腿上,「爸爸他啊,只要完成了很重要的任務後,就會回家了喔。所以莎拉娜跟媽媽一起再多忍耐一下吧。」

莎拉娜歪頭想了想,而後重重的點了點頭,「嗯!莎拉娜會跟媽媽一起等爸爸回來的。」

春野櫻看著自家女兒如此乖巧懂事的模樣,緊緊的將對方嬌小的身軀抱在懷中,一雙碧綠的眼則是茫然的看著窗外映著些許月暈的夜色。

而從前總愛哭的她早就已經戒掉了那個壞習慣。

眼淚對於三十歲的女人而言不再是宣洩情緒的利器,而是載滿了負擔的沉重。

 

自從莎拉娜進入了忍者學校後,春野櫻發現自己的生活內多出了太多空白的時間。

她看著稍嫌狹小的自家公寓,陡然興起了個購置新宅的念頭。

雖然已經被損毀的宇智波大宅的全貌她已經記不太清楚,但那廣大的格局總讓她印象特別深刻,於是她趁著幾天的空檔去看了看現有的空屋,看上了一幢獨棟的宅邸,由其前頭還有座空曠的庭院,讓春野櫻在心裡盤算了會兒後,便和仲介敲定好了協議以及貸款方面的事宜。

春野櫻和宇智波莎拉娜前幾年共同居住的小套房內並沒有太多的傢俱需要搬遷,大約只用了不到一日的時間,春野櫻就已經將所有打包好箱子給一箱箱的搬到新房子內,而舊的公寓則是賣了個不算低的價錢,權當部份的購屋基金。

由於春野櫻領的薪水也不算特多,有大半的上班時間其實都是在在診所內無給加班,對於她而言其實錢真的沒那麼重要,只要她和莎拉娜兩人夠用就好,況且在這幾年間春野櫻也存了不少錢,房貸對她而言還算是在接受範圍內的壓力。

而因為莎拉娜上學而空出的時間,春野櫻便將自己的班排的密集了些,因此只要沒見到春野櫻在家中,就是在診所內。

但同時她也沒忘記要適時的給予莎拉娜關懷,因此她總是掐準了時間,趕在莎拉娜放學回到家前趕回家裡,讓莎拉娜不用一個人守著空蕩蕩的屋子。

因為那樣的寂寞,只要她自己一個人嘗過就夠了。

但有時候也有病患多到忙不過來或是其他醫療部需要支援的時候,這時春野櫻必然會將莎拉娜暫時交給山中井野或是日向雛田等人代為照顧,等到她一忙完後便會乘著夜色當空,將莎拉娜給接回家裏。

只是當這些事情接踵而至讓人應接不暇時,縱然是有再強健的體質仍是會撐不住,於是春野櫻也曾在工作中昏倒了幾次,雖然許多時候都是因為操勞過多的緣故,但其實她自己內心多少也有點明白,除此之外,怕是和宇智波佐助也脫離不了關係。

 

積年累月的別離在她的心裏多多少少添了幾分不安,恍若飛砂走石,時間不停流逝而帶走了那份,她曾以為自己已牢牢抓緊在手中的想望。

春野櫻這一生中有著許多角色。

她是位母親、是個妻子、是名醫生……然後、最後才是戀人。

 

在她的夢裡,她仍是那個任性無知的女孩,然後那人依舊是當年清冷自傲的少年,像是首朗朗上口的老歌,溫潤靜雅的流過每個人年少時的美夢,卻又始終佇立在那裡不曾離開。


ー完


紀念700+1話的小段子,算是我心疼閨女的所有心聲,恨不得自己去替她承受那些壓力QAQ雖然知道姑娘一定是心甘情願的,但我還是不忍心嗚嗚嗚嗚!

  38 2
评论(2)
热度(38)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