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隆米】水底所見的破碎光芒 06

06

 

米羅本來打算出聲阻止加隆荒唐的行徑,不過轉念一想,他們身上的貨幣所剩不多,離開了這個城鎮後,也不知道後頭的又會是什麼樣的日子在等著,還不如放開那點拘泥豪賭一把,或許還真可以一下子就賺走可供他們生活個好幾日的錢幣。

於是米羅便向站在吧台內的酒保點了杯長島冰茶,坐在吧台前單手撐著頰,另一手則拿著圓弧矮腳杯時不時的喝上一口,側過身富饒興致的看著不遠處面上始終噙著淡笑的加隆和已經開始微冒冷汗的賭客,兩人間所進行的博弈。

 

「我說,下一局還是你輸,你信嗎?」加隆看著眼前的賭客頹敗的將手上的牌全都散蓋在桌面上,臉上不動聲色的淡淡說道。

「……怎麼可能。」賭客瞄了眼加隆桌前的貨幣,沒想到已經被堆了好幾疊,反觀自己的則是只剩下一兩疊的貨幣勉強撐住場面罷了,這麼一看讓他不禁有些後悔當初放大話讓加隆和自己對賭,誰能想到對方的牌技竟然比已經在這裡混個數十年的自己還高上許多。

「不信的話,就賭最後一次吧。」加隆打了個呵欠,指著對方桌前所剩不多的貨幣,懶洋洋的說著。

「……賭、賭就賭!」所以說人是激不得的,賭客一見加隆那副無所謂的輕鬆樣子,立刻就將心底的顧忌給完全拋開,腦子一熱就這麼吼了出來。

加隆自然不會給對方反悔的機會,嗤笑一聲就把自己桌上所有的貨幣往前方推,「不要說我以大欺小,這些就是我這次的賭注。」

賭客一看到原本大半屬於自己的貨幣被推過來時,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也不知道是憤怒還是羞懣居多,當即就甩下才剛拿在手上的所有紙牌,唰的一聲站起身來,丟下一句話後就頭也不回的氣沖沖的走出酒吧。

「算了,不玩了,全都給你吧!」

 

米羅乾脆的仰著頭把最後一些沉在杯底的暗褐色液體一飲而盡時,正好目睹了賭客甩門而出的情景,他轉頭看向猶淡定的收著桌上的貨幣的加隆,便放下酒杯走了過去。

「看你之前說的那麼有自信,沒想到是這樣子噱人家的錢啊。」米羅走到了加隆對面,一屁股坐上方才賭客坐著的位置,既然早就明白了加隆必不會遵守什麼聖鬥士該服從規矩,他也就不在這事情上多作反應,不過看對方半恐嚇的騙走了他人一堆錢財後還如此淡定的樣子,他也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發笑了。

「如果要認真的來上一場太浪費時間了。」加隆不知從哪兒拿出了兩個灰色小布囊,將桌上一半的貨幣裝滿一袋後,默不作聲的丟給坐在對面的米羅。

「給我……?」米羅伸出手穩穩的接住了有著一定重量的布囊後,有些疑惑的抬眼看著對方。

「分散風險吧,也不知道之後我們是不是還能安然無事的一起行動。」加隆邊說邊走到吧台邊,右手食指敲了敲桌沿,把十幾枚貨幣放到臺上,微側著身將視線落在仍坐在位置上把玩著錢袋的米羅身上,對著身後的酒保低聲說著,「三杯伏特加,一杯歸你了。」

「謝謝了,這位客人。」酒保保持著一貫的專業笑容,將錢給收下後,迅速調了三杯伏特加放到加隆面前,並舉起了其中一杯向對方致意後喝了一口。

加隆的嘴角勾起了抹弧度,在他雙手拿起酒杯正準備返回位置前,只見他突然停下了腳步,朝身後的酒保說了句話後,就逕自端著酒杯走往米羅的方向。

「他之前點的那杯酒,就算我的。」

 

 

「你端兩杯酒回來做什麼。」米羅把錢袋仔仔細細的綁掛在腰間後,只見自己眼前突然出現了杯色澤淺淡的調酒。

「在酒吧不就是要喝酒嗎。」加隆將身體靠在椅背上,神態恣意的拿起酒杯往口中倒了一口,接著舉著杯子朝米羅輕輕的揚了揚,碧綠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微亮的光芒。

「就你知道怎麼享受。」米羅白了加隆一眼,嘴上雖是這麼說著,卻還是從善如流的拿起酒杯,豪邁的喝了一大口。

「差不多也該離開這裡了,到時後又要回到之前那種荒郊野嶺、鳥不生蛋的生活。」加隆晃了晃杯中的液體,在聽到裏頭的冰塊撞擊杯緣所發出的清脆聲響時,瞳內的色澤隨之加深了幾分。

「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知道我們復活的意義。」米羅同樣出神的望著手中的酒杯,整個人在昏暗的光線下顯得朦朦朧朧的,因微低著頭而被暗沉的陰影給遮去了大半的面容,教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加隆沒有回答,而是靜靜的看著面上帶著點迷茫的米羅,又淡然的喝了口酒。

 

就在這時,一陣突兀的開門聲伴隨著道微高的男性嗓音打破了兩人間蔓延著的沉默。

「老頭,今天我又來了!你……。」來人和酒保打了聲招呼後,習慣性的扭頭往裡面看時,正巧和剛好抬頭的米羅對目光,只見兩人同時愣了一下,接著指著對方互相喊道,

「……迪斯馬斯克!」

「……米羅!」

米羅沒想到這麼快就讓他們碰上了黃金聖鬥士,不過在驚愕之餘他還是很快的冷靜了下來,他看著迪斯馬斯克搔了搔頭,一臉尷尬的走過來後,便站起身來開口問道,「這個鎮上還有其他的黃金聖鬥士嗎?」

「嘛、前幾天有遇到艾歐里亞,不知道他離開了沒,不過阿布羅迪應該還在這鎮上。」迪斯馬斯克將自己所知的一一道出,接著話鋒一轉,正要詢問米羅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時,恰巧瞥見了始終沉靜的坐在一旁的男子,只聽他有些不確定的出聲說著,「撒、撒加……?」

「哼、果然還是會有人把我跟撒加給搞混。」加隆冷笑了一聲,不過面上還是淡漠的沒有任何動怒的徵兆。

「他是撒加的弟弟,雙子座的加隆。」米羅見加隆一副不想多作解釋的樣子,只好開口替滿臉驚疑的迪斯馬斯克解決困惑。

「哦……原來如此。」迪斯馬斯克淡淡的朝加隆點了點頭,接著又轉頭問向米羅,「你們來到這個城鎮的目的又是什麼?」

「當然是搞清楚讓我們復活的真正用意。」米羅相當有自信的沉聲說著,見迪斯馬斯克聽完後一臉意興闌珊的模樣,忍不住就問了一句,「那你之後的打算?」

「不知道。但我對什麼安德雷亞斯還是什麼的沒有興趣,現在的生活倒是還不錯。」迪斯馬斯克將雙手枕在後腦勺,無所謂的說著。

「那好吧,你就繼續在這裡慢慢待著。」米羅見到對方如此消極的模樣時倒也不怎麼生氣,反正他先前早已碰過其他和自己持相反意見的黃金聖鬥士,本有的衝動也在過程中被慢慢的磨平了不少,至少現在他還能平心靜氣的和對方談話。

「看來你也跟艾歐里亞一樣,打算親自去尋找真相。」迪斯馬斯克笑了笑,雖然理念不同,但他們在重生之後,先前的恩怨也已不再是重點,反而在不踩及對方底線的情況下,各自有各自的發展,互不干預。

「啊啊,我的小宇宙就是這樣告訴我的。那麼再見了,迪斯馬斯克。」米羅臉上也跟著露出了個淺笑,他對著迪斯馬斯克擺了擺手後,便氣勢十足的對著還坐在那兒慢條斯理的飲著酒的加隆說道,「走吧,加隆!」

加隆緩緩的站起身來,姿態從容的越過迪斯馬斯克走到米羅前方,看著原本興致高昂的青年一下子就拉下來的臉色,突然心情大好的回過頭勾著唇低聲說道,

「等你這句話等很久了。」


─06 FIN.


抱歉這篇遲了很久,因為很久沒寫,所以卡好久噢嗚嗚嗚嗚QQQQ

終於要離開這個城鎮啦,我比較喜歡寫荒郊野外的情結!!【亂說話##


  23 2
评论(2)
热度(23)
  1. 青冥水戀羽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