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倦收天x魄如霜】入夢

※基本上與正劇劇情無太大相關。 

※小短篇!


月色當頭,樹影昏綽,細碎的光暈散染在平靜無波的湖面上,襯得杳無人煙的庭景,別有一番遺世出塵之感。

湖邊蔓草叢生,岸邊垂柳迎風輕盪,偶能見幾枚豔紅花蕊初露尖頭,一片淡紅映著清冷夜景,更是增添了不少麗色。

倦收天負手自遠方行來,待行至湖畔前才堪堪止住腳步。他看著眼前覆著璀璨星芒的湖面,腦內一段難以忘懷的過往翩然沓至,只見他垂下雙眸,一陣極淺的嘆息自他口中緩緩溢出。

猶記那時他雙目失明,再好的夜景他也無緣共賞,只能強按下心中無奈聽著故人叨叨絮絮,自顧自的說起此地命名由來,記得那人嗓音輕細柔亮,話裡話外藏不住的是對此地湖光山色的自豪。

諸芒入波,皆碎如星光,故名湖海星波。

如今他眉目清明,心緒寧靜,舊地重遊

,終是得以瞧清那人所言之如畫美景,確實就像沉浮於星海中一般,光彩奪目的教人移不開眼。

然而此情此景,景物依舊,佳人再難尋。

 

倦收天神情淡然的靜靜佇立在湖邊,任憑冷冽的晚風吹起他道袍一角,待風勢稍停,空氣中已是潮意漫布,倦收天抬頭一望,幾滴雨水零零落落的自他面上流淌而下,隨著雨聲漸大,就連湖面也被細雨給砸出了道道深淺不一的漥口。

就在他正打算離開此地時,頓感頂上雨勢驟歇,一陣薄霧瀰漫四周,他戒備的瞇起眼,背上劍鞘一落,鋒銳長劍已然作勢出鞘。只見不遠處一個纖細身影漫步走近,冷風挾著一股清新恬淡的氣息撲面而來,隨著白霧漸漸飄散,光影朦朧間隱約可見來人身形高挑,蓮步輕移,一頭烏髮如瀑,通身純白的廣袖道袍,姿態從容翡麗的悠然走來。

卻見那人忽地揚手一拋,一柄敞開的油傘不偏不倚的落在倦收天上方。

倦收天反手握住傘柄,瞇著眼向上一望,入目所即是與夜色格外不同的透白傘面,外頭連綿雨幕登時被隔絕在畫工精細的傘外,霎時只見倦收天渾身一僵,腳步稍挪,視野微偏,一道碧綠的身影就這麼飄然無聲的,出現在他身後。

「倦收天,你終於來了。」只聽那人輕輕一嘆,嗓音內滿是憂懷和感傷。

「……魄如霜,是你。」倦收天下意識的將視線落在不遠處的湖面上,落在身側的手指悄然收緊了幾分。

「吾還以為,此刻見到我,會讓你心緒慌亂。不過,看來還是吾多慮了,你仍舊是那個淡然如山的倦收天。」魄如霜掩著唇輕輕笑了起來,輕柔的嗓音在嘈雜的雨聲下更顯溫和,「但是,吾很歡喜,歡喜能再次見到你。」

倦收天靜默了半晌,金褐色的眼眸中掠過一道輕淺的流光,「魄如霜,吾明白這不過是場夢。因此並不會感到訝異。」他淡淡的說著,卻在魄如霜刻意的往自己身上貼近時,向來緊抿的嘴角卻隱隱上揚了些許弧度。

「但對吾來說,這並不是夢。」魄如霜彎起眉眼,清麗的面容在一片夜雨中,透著股說不出來的鮮活,她嘴角噙著小小的笑容,順勢歪著頭倚在對方肩上,「你可知吾生前庸庸碌碌,自持一生修為,本該快意於江湖,最後卻為情義二字兩相煎熬,抱憾而終。」魄如霜察覺到身旁男子逐漸緊繃的身軀時,嘴邊的笑容越發甜美,「自吾死後,到了地下和兄長們道了錯得到諒解後,前塵往事於我已是過眼雲煙。吾本就此消散於人世,卻不想餘願未了,仍是心有不甘。」

「何願未了?」男人的聲音極沉,聽在魄如霜耳中令她失神了半刻,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她仰起臉看著始終不肯看向她的倦收天,有些懊惱的嘆口氣,就見她碧眼一轉,忽然心生一計,她闔上雙眼,在對方耳邊輕聲啟唇說道,「等你願意看著吾,吾再同你說。」

倦收天聞言,向來淡然的面容竟添了幾分猶豫與不安,他緩緩地轉過頭,視線觸及對方迤灑在地的碧綠長披時,驀然想起那年魄如霜死後,他恢復了視力,看見了對方的畫像時,縱然心知畫上的女子飄然而立之姿,的確堪當仙姿二字,但他卻在當下搖了搖頭,不予置否的起身離開。

對他而言,畫卷雖美,美則美矣,卻失了靈氣,實為敗筆。

「倦收天,你在猶豫。」魄如霜咬著唇不死心的再添了把火,「難不成吾就這般不堪,令你不敢直視?」

「非也,只是吾──。」就在倦收天總算下定決心的回過頭,原先倚靠在自己身旁的魄如霜早已消失,他匆匆轉頭一望,所見全是清一色的幽暗夜景,哪裡還有先前對著他巧笑倩兮、佯裝嗔怒的魄如霜。

倦收天悵然若失的長天一嘆,他一手掩著眼,嗓音滄然的低聲笑了起來。

 

 

雨滴打在簷上的聲響逐漸轉大,倦收天手執酒盞,原先迷茫的眼神在剎那間轉為清明。他看著手上猶散著淡淡酒香的杯盞,這才明白方才所見的一切不過是因醉夢而來。他不曾見過魄如霜的真顏,然而在夢中果然也是無以得見。

他先前來到湖海星波不過稍停片刻,便下起了傾盆大雨,無處可避之下,他只好暫時借用魄如霜之故居避雨,卻在看見被人擱在牆邊的酒甕時,他才想起自己那時以不飲酒為由拒絕了對方一番盛情相邀,如今那人芳魂已逝,他卻只能以這濁黃之物聊以慰藉,想來也是諷刺極了。

倦收天將酒皿給收妥後,眼見屋外雨勢趨緩,正想起身離去時,一道微慍的熟悉嗓音就在門邊響起,「倦收天,黃粱一夢過後,你就想走了是嗎?」

倦收天身子不可見的微微一晃後,隨即穩住身形,只見他的雙眸緊緊鎖在門口,就這麼看著一人穿著一身白,長袍寬袖的走了進來,身後的青綠披披風隨著那人加速的步伐而在空中擺盪了幾圈後才緩緩飄下。

「是你……。」倦收天看著來人一臉怒容,那人嬌美的容顏此刻正對著他怒目而視,但他卻是毫不迴避的坦然迎向對方清澈如水的墨黑雙眼,倦收天向前跨了一步,在魄如霜顯然有些怔然的面容下,倦收天低下頭,一字一句緩緩地沉聲說著,「是你,魄如霜。」

「倦收天,你……!」魄如霜頭一次遇上如此坦白表露情緒的倦收天,一時難掩詫異的愣在原地,但從來敢恨敢愛的她只是恍神了那麼一瞬,便重拾起那只屬於她的自信笑容。魄如霜嘴角含笑的向前抱住了對方,隱隱發燙的臉頰緊貼著男人同樣變得急促的心口,「倦收天,你終於來了。」

倦收天嘴邊揚起一抹淡然笑容,就見他緩緩地伸出雙手,溫柔而堅定的將對方緊緊納入懷中,

「是。吾總算不再失信於你。」

 

─完


赫然想起這篇還沒放過來,趁著難得平日有空檔可以開電腦,順便丟一下。

這是鄙人的第一篇倦魄,各種手生不忍說QQQQ

想起中元快到了,感覺有點應景(???

最近對倦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但是遲遲還沒搞出來,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最後會不會產生出結果(到底在說啥


想了想對我而言正劇最大的糖,雖然老倦刨墳這真的是刀裡藏糖,吃得不亦樂乎,但我還是最喜歡老倦去找一色秋追問霜妹傷勢由來的那段!巨石投海!(X)

哇看到那個終年淡然如山的老倦,聽到由來後整個內心投射於表向的模樣,激動心慟不已的樣子,真是十分令人酸爽哈哈哈哈哈(X),個人覺得這個非常好,每次看他這樣我都覺得很欣慰(?????

於是乎我去把視頻挖出來,本來想迅速截圖,後來發現都截得好醜,採用定格截圖.....老倦被我瘋狂截了350張,我看圖看得眼睛快脫窗好可怕QAQ

對其實我只想拚下面三張...........(你



  17 4
评论(4)
热度(17)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