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羽

目前以カラトド材木松/SS隆米/進擊利艾/火影佐櫻 為主更文。
渣文手。文章除了假文藝還有OOC,請大家小心參閱!

 

【カラトド/材木松】讓人捉摸不透的傢伙

※可能不是那麼健全,請大家注意!

 

椴松低著頭,一手緊緊抓著肩上的提帶,另一手則死攒著手機,腳下沒停的快步往前方人來人往的大街走去。

但還沒等他穿越過前方的十字路口,就見他突然往右拐了個彎, 整個身影頓時消失在街角。

只見椴松腳下生風的不停往前走,即使小巷內的兩側矮牆邊都擺滿了,積滿塵埃的廢棄家具與垃圾,也沒見有潔癖的他因此而蹙起眉頭,越往裏頭走幾步,道路便隨之變的又窄又小,到了最後椴松微喘著氣停下腳步,面前則隔著一堵厚實的土磚牆。

椴松雙手抱胸的轉過身,就見自己右前方堆得像小山一樣高的箱子堆晃動了幾下,他深深吸了口氣,無奈的望著那,處撇了撇嘴說著,「吶、這樣好玩嗎?唐松哥哥。」

椴松嘴上掛著一抹輕淺的笑容,看著那些起初還在搖搖晃晃的箱子總算歸於平靜後,一抹人影忽地從箱子堆後頭閃出,接著慢慢吞吞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嗨、Brother,今天天氣不錯吧!」唐松看著面前的末弟臉上即使帶著笑,但渾身卻充斥著低氣壓的模樣,他吞了吞唾液,頂著可能迎來末弟一陣怒罵的壓力,故作輕鬆的撥了撥瀏海,瞇著眼望向遠方陰霾昏暗的天空。

「唐松哥哥,你這是視力出問題了吧?!」椴松看著唐松驚覺自己失言後,一臉苦惱的該如何補救的模樣,整個氣不打一處來,隨手撿起一旁的廣告紙就往對方身上砸去,「還有,不要想搪塞我!你快點說清楚,最近為什麼一直偷偷摸摸的跟蹤我!」想到這幾天出門時,總感覺到後頭一直有人再跟著自己,本來只是以為是天氣熱自己恍神罷了,但隨著時間一長,椴松也漸漸發現那並不是自己的錯覺,而在他刻意的繞了幾條街並放慢速度的留意起周遭時,他才查覺到那名行蹤詭異的傢伙正是唐松,椴松起初以為對方只是不知道又錯搭了哪跟神經,過幾天就會恢復正常,但這種怪異的狀況持續了將近一個禮拜後,他終於是受不了了。

「咳、咳……那個啊……椴松……。」唐松搔了搔臉頰,一副吞吞吐吐的樣子,接著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般,眼睛睜得大大的湊到了椴松頰邊,低沉的嗓音就這麼在對方耳邊迴盪著,「當然是為了保護my honey的安危啊!」

「什麼啊……。」椴松聽完後,木然的看著面前的唐松不停對著自己擠眉弄眼的模樣,本來還想揪出對方話語中的漏洞,不過觀察了半天,在對方一如既往不按常理出牌的舉動下,他嘆了口氣,只好暫時將這件事歸咎於自己太過敏感,然後在離開時往猛然往對方的腹部揍了一拳,權當他這幾日的精神賠償。接著便和還摀著肚子蹲在地上呻吟的唐松揮手道別,嘴角彎翹起一抹輕盈的弧度,「別再跟過來了唷、唐松哥哥。」

 

結束打工回到家的椴松,飢腸轆轆的只想在玄關前脫掉鞋子後,立刻飛奔進起居室內和兄長們一起用晚餐,然而他才邊哼著歌一手提著鞋子將鞋櫃打開時,他感覺到自己上方突然籠罩了層暗影,本就不經嚇的椴松登時從嘴裡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原本抓在手上的粉色布鞋也隨之掉到了地上。

「Oh!Nonono別、別緊張,小心一點,我扶著你走啊椴松。」唐松見椴松突地起身往後一個錯步,眼看就要往後跌下去的當兒,眼明手快的立刻環住了末弟的腰,並將對方掉落在地面的鞋給撿起來放入鞋櫃中,隨後就這麼一手環著椴松慢慢的走到起居室內。

而還處在一片茫然之中的椴松就這麼任由唐松小心翼翼的帶到了室內,接著在一眾兄長詫異的目光間被唐松給輕柔的按坐在了位置上。

「這個小椴喜歡吃吧!多吃一點!」唐松拿起筷子,二話不說就將自己餐盤內的漢堡排挟到了椴松碗中,就見他配著色彩偏淡的蔬菜和煎蛋捲就這麼心滿意足的吃了起來。

椴松看著碗內突然出現的肉排,再看向坐在自己身旁吃的正歡的唐松,臉上驚駭莫名的和其他全然滿臉疑問的兄長們對視一眼後,便見椴松臉上帶著討好般的小小笑容,將漢堡排放到了唐松已經空了大半的碗中,「吶、唐松哥哥明明知道我吃不下這麼多的,所以不用將最喜歡的肉分給我沒關係的!」

「估、可塑小椴你這樣費吃不飽……!」唐松兩頰都塞滿了飯而只能鼓著臉含糊不清的說著,並作勢要將漢堡排放回對方的碗內。

「快點吃啦笨蛋!」在唐松將口中的食物都吞下肚的時候,椴松當下快狠準的挟起肉排直接塞到唐松的嘴裡,就見唐松瞠大了雙眼,有些委屈的在椴松無辜的眼神下將漢堡排給吞了下去。

將唐松這個隱患給解決了之後,椴松吃起飯來覺得特別的沒有負擔,但或許因為沒了對方在一旁鬧而格外順心的緣故,他下筷的速度比平常還快了幾分,口中的食物也咀嚼的沒那麼仔細,結果就在要跟坐在對面的輕松要醬油罐時,突然被嘴中還沒來得及完全吞嚥下去的蔬菜梗給埂住喉嚨,於是就見椴松臉色一白,捂著嘴就這麼跑了出去,直到進了廁所抱著馬桶大吐特吐了一番,才總算舒緩了喉嚨的不適。

椴松扭開水龍頭漱完口後,慢條斯理的拿起掛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嘴,推開門正想走回起居室時,就看見唐松臉色極差的站在門外,椴松朝對方擺了擺手,正想說自己沒事,結果才剛開口連半句話都沒能說上,就直接被對方給打橫抱起往樓上走去。

「……?!欸?等、等一下啊唐松哥哥……現、現在是?!」椴松一頭霧水的被唐松穩穩的抱在懷中,結果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被人給平放在柔軟的床榻上,而唐松則是一臉焦急的往下跑去,在椴松還呆愣著望著天花板的時候,後頭的拉門被人給唰的一聲大力的拉開,他才剛轉過頭,就有杯溫水忽地湊近他嘴邊,視線往一旁看時,就見唐松正焦急的望著自己,一見自己望過去時,就開始叨叨絮絮的說了好長的一段話,聽的椴松本來沒什麼事,這下子連頭都疼了起來。

「小椴,你先把這杯水給喝了,然後躺在這邊好好休息,我去叫媽咪再多煮一些肉給你補補。」唐松先是探了探椴松的額溫,確定末弟的狀況一切正常後,還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一雙濃眉皺的死死的。

「肉……還是不要了吧……噁……。」想到自己方才就是因為一塊漢堡排而到了如此地步,椴松現在光是聽到肉,身體就會不由自主的做出嘔吐的反應,而椴松一臉厭厭的摀著嘴不停乾嘔的樣子,看得唐松膽顫心驚的,連忙揮舞著雙手大聲說著,「那我們不吃肉!No meat!你先休息,我等等再拿一點東西上來給你吃。」

於是椴松這一日,就這麼愣愣的看著唐松門裡門外,為了自己不斷忙進忙出,卻從不喊一聲累,心甘情願的忙碌模樣。

 

那日過了之後,椴松總算又獲得了不少清閒的時光,讓他一度以為前幾日看到的唐松,不過都只是幻影罷了。

然而當他挽著唐松走進了旅館,並互相褪下了衣裳,一如往常的被對方給攬著上了床,正被撩撥的不能自己的當兒,他突然感覺到唐松似乎遲疑了一下,見對方明明眼內還覆著濃厚的情慾,正在興頭上的椴松哪肯兒放對方走,雙腳一纏就直直勾住了對方結實的腰,就在椴松閉著眼打算迎來那陣略帶酥麻的疼痛時,他感覺到唐松突然重重的吐了口氣,隨後就下了床輕輕的將他放倒在床邊,接著就聽見不遠處的浴室傳了來了淋浴的聲音。

椴松褪去激情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他赤裸著身子從床上撐坐了起來,在唐松圍著一條浴巾從浴室內走出時,順手抓起床邊的枕頭就往對方身上狠狠的砸去,「唐松哥哥你這個神經病!最討厭了!」

 

本來還想一路堵氣著不和對方說上任何一句的椴松,在唐松拼命的道歉示好,可憐兮兮的樣子下,最終還是心軟的接受了對方的求和,不過對於要再一同上旅館這件事,在他的內心始終留下了一些陰影,於是在他提出了短期內不想再去那處兒的要求時,本來以為唐松會苦著臉硬是調開話題,卻沒想到唐松這次卻想也沒想的連連點頭稱是,嚇得椴松總算是憋不住連日來內心的困惑,抓著對方的肩膀猛烈的搖晃著,「唐松哥哥你沒事吧?最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嗯?沒事啊!不用擔心brother!」唐松拍了拍椴松的肩膀,還不忘朝對方眨了眨眼。

「怎麼可能沒事!」看著唐松越想故作悠閒的姿態就越感到可疑的椴松,忍不住朝對方吼道,「偷偷跟在我後面就算了,放鞋子的時後突然跑出來嚇人,我去嘔吐的時候又大驚小怪的把我抱到房間,然後現在……現在是性冷感啊?你到底怎麼了啊!我、我有點擔心啊……。」本來想一股作氣的直接質問對方到底,結果或許是因為說得太激動的原因,說到最後,椴松竟然忍不住抽抽噎噎的哽咽了起來。

看著末弟揉著微紅的雙眼不停吸著鼻子的模樣,原本打算保持緘默的唐松,最後仍是嘆了口氣,只見他一手撫上椴松的小腹,面帶微笑的以無比溫柔的嗓音說著,「因為這邊有了我的孩子不是嗎?椴松想要隱瞞大家,但還是瞞不過我的。」

「……啊?」椴松額間青筋微跳的望著正一臉慈愛模樣盯著自己小腹瞧的唐松,他反反覆覆的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終於找回自己的嗓音,「我是男的啊,唐松。」

「我知道。但是你最近不是常常摸著小腹嗎?聞到太油膩的味道也會乾嘔,距離我們上一次的結合也差不多一個月了,我查了很多書也去問了媽咪,肯定不會錯的!honey辛苦你了。」唐松堅定的看向椴松,並將對方緊緊的抱在懷裡,「不用擔心,我會守護你和我們的baby的。」

「不、不是……。」椴松靠在對方的肩上,見唐松如此肯定的模樣,椴松只覺得要向對方吐露出那些真相實在是有些艱難,「之前是因為吃了太多甜食,所以胖了不少才會一直想去摸肚子……聞到味道想吐也只是那天有了陰影才這樣子,所以我說……我是男的,並不會懷孕啊,笨蛋哥哥。」

「诶、是、是這樣子嗎?」唐松身子一僵,連忙扶著對方的肩頭驚慌的問著。

眼見唐松一臉錯愕又有些失望的樣子,椴松嘴角輕輕一彎,整個人靠在對方的身上,細小的嗓音就如同美夢一般在唐松耳裡飛舞盤旋。

 

「如果不會很痛的話,我可以勉強陪你去找找大褲衩博士。」在唐松驚喜的張開口時,就見椴松將食指抵在對方唇邊,俏皮的眨著眼,

「就僅此一次喔,唐松哥哥。」


─Fin.


  25 7
评论(7)
热度(25)

© 水戀羽 | Powered by LOFTER